那棵树

我们家后面的那棵树,以前总是有很多不同的小鸟停在那里,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唱个不停。厨房的位置,就刚刚好可以望到它们。我总爱静静地站在那里,望树上寻找它们的影迹。好运的话,可以看到一些较罕见的种类。如果来得及,还会叫阿Yap过来看。

前几个星期从街上回来,发现树的枝干有被砍过的迹象。不知道是哪一家做的,因为那棵树长在四家人的篱笆中,可以说是共有的;也可以说是不属于任何人。它就那在狭窄的空间,努力向上生长,竟也长得茂盛,树枝伸延到四户人家的院子里。

也许是它的落叶弄脏了人家的院子;也许是它长得越来越高,快要碰触到上面的电线,所以人家要把它砍了。可砍树的人也真奇怪,砍了它的几枝树干,只砍了外皮,没彻底地让它倒下。我想,会不会是砍了外皮,然后下药把它慢慢毒死呢?那,吃了果子的小鸟会死吗?

没几天,刚好吹大风,其中的一枝树干就在被砍的部分裂开,往后面那家倒下去,压在电线上。还好,树干不算粗,没把电线扯掉。我有点幸灾乐祸,因为潜意识认为树是他们砍的。

然后又过了几天的傍晚,在我煮着饭的时候,往我们家生长的另一支树干,也应着强风,往我们家倒下了。窗外很黑,看不到树干到底倒成什么样子了。希望没有把我种在屋后的花和菜都压扁。

第二天醒来一看,绑在屋后用来晾衣的铁丝,刚好顶住了倒下的树干。树干没直接压倒我种的花和菜,但却把阳光都挡住了。再这样下去,它们也是迟早死掉。可树干很重,也没断完,我根本没法子把它移开。而且再过几个钟,我们就要去机场,回家乡过年。唯有将其中几枝较小的树枝折掉,好让阳光可以从缝中照射着它们。

前几天回到来,看见倒下的树干已经干枯了,枯叶落了满地。腐烂之后,就可以滋润着那片它的主干生长的土地。没倒下的主干,在断裂的地方已经冒着嫩芽,看来没多久,就会再长出像以前一样的树干,鸟儿又会再回到这儿来。

今天阿Yap找人来清理掉倒下的树干,顺便割掉那些趁着这两个星期我们不在时横生的野草。交待了那里种有一些要的植物。结果断树干分段砍了下来,野草也割了,小黄花依旧在;但几棵种了好几个月的菜和班兰叶也被工人当草,割了。

不是什么矜贵的植物,到处有得卖。种些东西,只是不让好好的一片地荒芜着,长野草。可到最后,心机还是白费了。

Advertisements

2 thoughts on “那棵树

  1. 匿名 二月 8, 2009 / 10:33 上午

    Just get on with it. There are other more precious thing to appreciate. Like your love one.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