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Full还是Finished?

在车上突然想起星期四就要搭飞机回去了,担心去机场的路程不够汽油,又得像上次那样半途停下添油。时间充裕的话还不打紧,要是赶飞机的话,那么一定可能连班机也误掉。于是就问阿Yap,汽车的油量有多少。阿Yap说,“F”。




我消化了一轮,思考之后才确定他的意思是说汽油很多,很够用。

他的答案让我想起了一个曾经听过的笑话,以及我多年前的经历。

笑话的全部内容我已经记不起了,只记得作者将汽油显示上的F解读为Finished,E呢就是Enough。看这则笑话的时候也会觉得怎么可能会有人犯这样的错误,将Full认作Finished;将Empty认作Enough呢?实在是笨死了!

看了笑话不知几久之后,我驾着父亲的汽车上街。这辆车子的汽油显示针不像一般的汽车那样,由上至下的;那是由左至右的。左边写着E,右边写着F。我驾着驾着,不经意地发现显示针指着汽油快要完了。

糟糕!怎么这么大意,汽油快要完了也不察觉。父亲的车子平时都会注满或以少有半缸汽油的。我赶紧驶进最近的油站添油。向油站的员工表明要添二十令吉的汽油(还记得吗?以前二十令吉的汽油是蛮多的)。她提起油泵,打开盖子,把油泵伸进油缸,一按。。。。。。咦,怎么打不进油呢?她再按,还是不行。

然后她转头对我说,”小姐,不能啦!油缸很满。“ 我呆了呆,觉得难以置信。再看看汽油显示——F,不是Finished了吗?

不是我巴闭

曾经好几回把彤彤的照片寄到一些育婴杂志去参加什么可爱宝宝、最爱笑宝宝等等的比赛,但都落败了。我开始怀疑,女儿的可爱只出自母亲的眼底。

最近,随着发现把彤彤带上街时,总会有人注意她、对她挤眉挤眼来逗她、甚至摸她,我渐渐相信我这女儿的可爱并不只长在我这母亲的眼里。她是真的蛮可爱的也,是那些评审不懂得欣赏而已!

几乎每次去餐馆或逛街,都会有人上前来逗她,说她可爱,很cute。自己的孩子有人说可爱,作为父母亲的当然脸上有光。可是担心的事来了——有些路人会情不自禁的伸手摸彤彤脸颊的那两团肉!

就好像昨晚,我们才在一家餐馆坐下,前来招呼我们的侍应生连餐牌都还没放下就一手伸去摸了彤彤的脸蛋。这也算了,谁知付账后他来找钱时,又伸手摸了摸彤彤的脸蛋!天啊,你当我女儿的脸是抹布麽?你能不能洗了手才摸她啊?当然,我们都没作声,只想着以后怎样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发生。随后我们去购物,阿Yap抱着彤彤在柜台旁等我排队付钱。阿Yap让彤彤坐在柜台,但尽量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以护着她。然后不知什么时候一位在那里做清洁的安娣走上前,一手伸向彤彤的脸蛋。。。。。。阿Yap一时没反应过来,彤彤的小脸蛋再次遭殃。

我不是巴闭,更不是嫌弃人家,我的女儿不是镶金的。只是我们都知道婴儿的免疫能力弱,很容易受病菌侵袭,抱他们之前应把双手洗干净,尤其是在外回来。即使在家,我们也会常常洗干净双手才碰她和她的物品。有时担心有突发事件需要把她抱起(比如她爬到床边缘了)而自己来不及洗手,我通常每做了一些家务就会洗净双手。是的,有时真的洗到自己的手皮都皱了,洗得我也觉得自己有洁癖似的,更担心自己迟些会不会得到风湿病。

每每彤彤有什么不舒服,我们都会想到底她的饮食起居出了什么问题,有没有喂她新的食物。所以要是这轻轻一摸把病菌或细菌也摸到彤彤的脸蛋,我们抓破头皮也不会知道彤彤为什么或哪里不妥。

我们不想正面得罪人,毕竟人家是欣赏我们的女儿啊!但也不能任由女儿冒着被任何可能让她感染病菌的危险。为了避免这些事情再次发生,也许得将“不许碰触”的警告讯号贴在彤彤的脸蛋上了。。。。。。

新旺角大饭店

至目前为止,新旺角大饭店的点心是我在亚庇吃过最为细致的一间。

怎么说?这里的点心不会像一般的油腻,肉质也较细,配料也较多元化——例如说有些配带子,有些是虾,有些是竹笙。

如果可以不必看价钱,我可是可以吃下很多碟的哦。但是不行啦,这里的点心会比其他的稍微贵一点。这一餐我们俩就吃了四十大元,元气大伤。。。。。。

新旺角大饭店外貌。当然,这里并不只卖点心,午间和晚间还有饭市。

整间饭店里都有冷气设备,还有楼上。

各式各样的点心,个别的名堂我不记得了。:P
猪肠粉,味道还不错。

不晓得这包子在这里的名堂,有些地方称这个做流沙包,有印象了吗?
如果没有,看看下面这一张照片。
包子里的就是这些金黄色的馅,甜中带一点点咸。
我不记得每一样点心的价钱,看了这张单,你大概对这里的食物价格有个预算吧?
如果没记错,六块钱的那一碟就是上面有带子的点心。
 
地址:
Lot 21-23, WK Commercial Centre,
Jalan Bundusan, Penampang, Kota Kinabal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