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Fuente

La Fuente是在One Borneo最新开张的餐厅,卖的主要是西班牙式食物。打开它的餐牌会发现很多不知怎样念的食物名称,价钱方面算是中等。
La Fuente的营业时间。
好别致的摆设,不晓得酒瓶里面有没有酒。
这里有个小小的表演台,有乐队在这儿驻唱。可惜我们来的时间不凑巧,每机会观赏。

这里还有一些小小游戏让客人玩,就在右边的柜上。

这里有各式各样的酒,还可以调很多五颜六色的鸡尾酒!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字体的设计让我想起一部叫The Da Vinci Code的书。
面包,免费的,吃完了还可以再加哦!
Pasta Salsa, RM12.90

Pasta Jamon,有浓浓的芝士味, RM16.90.
这个叫做Champinones的鲜蘑菇,很新鲜爽口! RM14.90
这个有点像迷你批萨的面包叫做Tostada Atun, RM9.90

这个好像叫做Roasted Chicken什么的,忘了,哈哈!
肉质还不错的,只是它的汁似乎有一点羊臊味,而我是不爱吃羊肉的。

这个听说味道有点像梳打,但我没尝过。V. Apple Mojito, RM10.00.

地址:
G-816, Ground Floor,
1 Borneo Hypermall,
Jalan Sulaman,
88400 Kota Kinabalu.


营业时间:
Sunday – Thursday : 9:00 a.m.- 12:00 midnight
Friday – Saturday : 9:00 a.m. – 1:00 a.m.

嘿!这里有我哩!

突然间觉得无聊得很,觉得自己好像与世隔绝了好一段日子。

不能再让自己困在这么狭小的世界里,至少得不时提醒朋友们——嘿!这里有我哩!

于是拿起手机想找个朋友聊聊。

打开电话簿,从第一个查到最后一个:

A——这个好久没见了,好像没什么共同话题,不行。

B——这个大着肚子,晚上还要顾孩子,应该没空应酬我,不行。

C——这个工作狂,应该还在公司埋头苦干,还是别打扰了,也不行。

D——这个出国了,打过去就算有人接也会匆匆盖上电话,无瘾,不行。

E——这个是谁?怎么想不起有这么一个朋友?啊,是N年前共事过几天的旧同事,更加不行。







Z——电话的电池快不行了。

还是跟彤彤聊天算了。

该抱,还是不该抱?

这两晚彤彤突然变得爱哭闹,不愿睡觉。

原本好好地躺在床上让我或阿Yap哄她睡觉,她竟会无端端的发起脾气。如果不理她,她就越哭越大声,然后就是一发不可收拾,最后索性叫喊起来,连平日的灵丹妙药——奶嘴也不管用,直到我把她抱起来为止。

一连好几次都是这样,确定她不是不舒服而是在耍别扭之后,阿Yap觉得不能再纵容她,要让她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起初我还可以很冷静地和阿Yap站在一旁,任由彤彤哭喊,让她喊得累了自己停下来;让她知道这样喊下去是没用的。

她就那样地哭着喊着,过了好几分钟也完全没有要停下来得意思。哭得咳嗽了,哭得快要喘不过气了,哭得我那硬着的心肠也软化了。结果我还是忍不住,不理阿Yap的阻止把彤彤抱入怀里。昨天是这样,刚才也是。再这样下去,人家说的慈母多败儿,迟早会应验在彤彤身上了。

刚刚把她哄得静下来了,让她在床上准备睡觉。结果她就在床上翻来覆去,不太愿意入睡。我自己已累得躺在她旁边的床上,想让她累了之后自己入睡(她以前有好几次是这样的)。结果嘛,她翻了几翻,抬头不见我在床边,开始要哭了。开始时只是哭了几声,然后就静下,然后再哭。重复了好几次依然不见我爬起来看她,她又开始用喊的,接着又是一发不可收拾。

不用说,我又把她抱了起来。我只想让她别再哭喊,早点入睡,毕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把她抱在臂弯里,轻拍着她的屁股想让她入睡。谁知她却不满足,一直伸手扯住我的肩膀要起来。我不让她,她就那样地挣扎着继续哭闹,结果把我给搞火了。我把她一把放到地上去坐着,让她继续哭。

她就那样哭了好几分钟,惊动了在客厅看书的阿Yap。这一次我不再坚持,就让阿Yap用他的那一套来教彤彤,自己则到厕所去躲避,不让彤彤看见我,也不让自己看着彤彤哭而再一次心软。

就如我所料,彤彤哭得好凶、好凶。我相信左邻右舍都听得见她的哭声。我试着若无其事地刷牙、洗脸,彤彤的哭声不停地传入耳里,刺进心里。她就好像上了发条似的,不住地抽泣着,喊着,喊得声音也有点沙哑了。我从洗手间出来,从墙角偷偷地看她。啊!我的心真的好痛!彤彤,求求你,别再哭了。

我一直忍着不上前,躲在墙角。过了不知多久,彤彤的哭声渐渐地停下来了。我知道阿Yap的心其实也舍不得让女儿这样哭。彤彤一停止哭泣,他就上前去哄她睡觉。可怜的孩子哭得好累,不消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两天我常在想,是不是我让彤彤变得这样的?是她一哭,我就上前安慰,造成她无法自我控制情绪吗?老一辈的都说不要一哭就把孩子抱起来。我之前一直都这样提醒自己的。直到前两个月她喉咙发炎,搞到细菌进入肠胃而拉肚子。我们怀疑那是她哭喊造成的,我就开始不让她有机会大声哭喊,反而却变成现在这样。希望经过这一晚,彤彤比较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了。对将近十个月大的婴儿,这要求有没有苛刻了?

南海海鲜家

这一天约好了我的兄弟姐妹及父母一同去吃好料,顺便补回庆祝父、母亲节。原本打算带彤彤一起去的,可是很不凑巧的她昨晚发烧,今早才稍微退烧。想到路途还蛮远的,为了让她可以好好休息,于是决定把她留在家里让她的婆婆顾。

我原本也挣扎着该不该取消行程,留下来照顾彤彤。但是想到这是我们早已安排好的,而且哥哥和妹妹们也没回文冬。如果我不去,这一趟回来就不能和他们聚一聚了。不过当他们听说彤彤病倒了,没有同行,他们也有点儿失望。

南海海鲜家——我曾经在报章上见过关于它的介绍。图文并茂的介绍,尤其是各式各样在一般海鲜楼不会看到的海鲜,令我一直蠢蠢欲动,很想来尝尝。今天终于有这个机会了。
南海海鲜家就坐落在梳邦机场附近,如果不是小妹妹曾经来过给我们带路,恐怕也得花上一些时间来找它的所在地。
南海海鲜家的外貌。
一进入餐厅,就可以看到左手边有几缸鱼。
缸里的不是什么普通鱼,而是最贵的“忘不了”哦!
        
这就是“忘不了”的庐山真面目了。
坦白说,听别人说这鱼可听得多了,这还是我头一遭亲眼看她。听说这鱼连鱼鳞也能吃!五百多块一公斤,比老鼠斑还要贵,我们没这份口福了。
再往里边走,就可以看到更多的生猛海鲜!
有很多是我在沙巴亚庇的海鲜楼不曾看过的。
就好像这个贵妃螺,在亚庇就不曾见过。
这个叫做“象拔蚌”,记得好像在香港吃过。。。。。。什么味道?不记得了。
这个濑尿虾,爸爸点了一人一只,做椒盐。
这个生鲍鱼,不确定是不是澳洲的。
曾经在沙巴吃过生鲍鱼,不太喜欢,因为口感有点像钵仔糕。
看到这个感觉有点亲切感哦!
来自沙巴的花龙,你好吗?你几时坐飞机过来西马的啊?
下面的缸贴着“老鼠斑”,但今天没有老鼠斑。
现在不容易找到老鼠斑哦,特别是还在游水的。
这个白雪蟹给我一种神圣不可侵的感觉。结果我们也不敢“侵犯”它,因为一公斤可要两百四十八元!
看样子,一只就差不多有一公斤了。
美国龙虾和鳗鳝。
鳗鳝用来煮宫保很不错的哦!不过不要太辣,因为我吃不了这么辣,哈哈!

里面的装潢还蛮有格调的,特别是厕所!是的,有机会要去参观它的厕所,尤其是男厕!咳咳,是的,我偷偷进去看了,在那里男士们可以对着一缸正在游泳的鱼撒尿哩!;p

上菜啰!这就是我们点的椒盐濑尿虾。
舔舔外面咸咸的壳,再吃里面鲜甜的虾肉。噢!我可不可以多要一只啊?
这是芝士日本螺。这也很好吃哦!不过一定要趁热吃。RM35.20。
这条鱼好像是叫做衫斑。肉质结实却幼细,有点田鸡肉。
可能就是因为肉质结实,看像一公斤左右,买单的时候才知道这鱼有两公斤多重!
这是本地的肉蟹,做甘香的,但是味道不太理想,而且煮得太湿了,蟹肉有点烂。

你吃蕉啦!

别误会,我不是在骂你,也不是在说脏话。我只不过在引述别人讲的话而已啦。

同样的一句话,出自两个不同的人的嘴里,有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反应。

第一个讲的人是一个婴儿的爸爸(我猜应该是爸爸啦),听到的人都在笑个不停。不信?你自己听听看,短片就在面子书:http://www.facebook.com/home.php?#!/video/video.php?v=400170922887&ref=mf (不好意思,你需要登入才能观赏短片,我不知道在YouTube有没有。在这个年代啊,下至五岁,上至五十五岁,只要懂得上网的几乎都有面子书户口。)

这段片我看一次,笑一次;意犹未尽,再看,再笑。看的人都会被爱搞怪的爸爸和婴儿的笑声感染,发出会心的笑。这可爱的宝宝啊,对“吃蕉”这两个字眼似乎特别的敏感哦。只要听到就会咔咔声笑个不停。(我对我家彤彤作了实验,她对这两个字没什么反应。看来我要继续再发掘,看到底那一句话才能点中她的笑穴!)

第二个讲这句话的人呢,就是刚刚在飞机上的老伯,对象是可怜的空姐。

话说我们乘搭回吉隆坡的飞机降落在机场时,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飞机才停下,很多搭客都迫不及待地站起来拿了行李走向机舱前面,老伯是其中一位——拿着行李急急地从机舱后半部走到前半部。谁知道因为安全理由,搭客只能从飞机后面的楼梯下机。

没办法啰,大家只能耐心地等候后面的乘客下机。老伯开始时是以半开玩笑,半央求的口吻叫在机舱最前端的空姐开前面的门,还说什么“才下毛毛雨罢了,为什么不能开?开啦。。。。。。。”

老伯有一句没一句地讲着讲着,空姐只能对他摆出爱莫能助的表情。其他的搭客虽然也同样等得不耐烦,但也只是静静地等,或私下唠叨,只有老伯在不停地试着争取。时间慢慢地过去了,依然未轮到坐在机舱中央的我们,更别说在前面的老伯。机舱里的主要空调已经关闭了,只剩下座位上的还操作。老伯又说“开冷气啦,很热啊!”机舱里越来越闷热,老伯的语调也慢慢变得不耐烦了。

终于轮到我们下机了。老伯应该是有感自己的心声未被认同与接受,最终还是得从更远的后门下机,终于忍不住发火说,“你不要开就别开啦!你去吃蕉啦!”全场鸦雀无声,可怜的空姐一脸尴尬。中央空调终于从新开启,似乎想把老伯的火焰扑灭,但来迟了。

一踏出机舱,强风把雨滴都吹到我们的身上。即使是撑了雨伞,都无可避免地湿了下半身。看来,这雨可以把老伯的火吹灭。。。。。。我想,如果他们也把所谓的“安全理由”解释一下,老伯也许就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