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秘了

彤彤又便秘了,上一次发生是在三个月前。那一次已经足够让我和阿Yap束手无策,不得不向医生求助。之后我告诉自己,不能再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结果噩梦又来了。

那一次经历了半天。见过医生吃了药,还未来得及等药力发挥作用,大便就“咚”一声拉了出来。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总得见见医生才会好。

这一次呢,想找医生也不得其门而入,因为今天是国庆日,大日子。原本想拖到明天才去找医生,因为彤彤昨天还有排便,只是比平时少;今天则用尽气力也无法把来到门口的大便排出。

眼看一阵阵的便意把她折腾得好可怜,再想到上次的药我还收着,可是却不肯定还能不能吃。别无他法,阿Yap唯有厚着脸皮跑到医生家门口(医生就住在我们家附近),问医生能不能把那药给彤彤吃。还好医生没有因为私人时间被打扰而给脸色我们看,呼。

医生说能,我们就回去把药给彤彤吃了,期望马上就能听到那一声动听的“咚”。结果彤彤出尽吃奶力,流了满头大汗也未能把大便排出,最后还累得睡着了。我那时的感觉竟然有点像陪伴临盆太太的丈夫,看着心爱的太太独自忍受着阵痛,却久久未能把孩子顺利诞下的感觉。我很想做点什么来帮她,却手足无措。

只希望明天等药物发挥作用后,彤彤不必再受折腾。

Advertisements

我的下辈子

今天有人突然间问我,你打算就这样过一辈子吗?

我怔了。这个问题我已经停止思考有好一段日子了,因为这个问题总让我伤透脑筋之余却无法厘清。没想到今天有人会挑起。

我说,这个问题我还在思考着。

很多人替我觉得可惜,毕竟我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才不过三十出头。

我想了很多,想了返回社会工作vs继续专心照顾女儿的利与弊,左称称,右量量。

哪个较重?

我得不到答案。

我只知道,我心里放不下宝贝女儿。

第二次治疗后

刚才去做了物理治疗后,感觉到这趟真的收益不少。

今天替我做物理治疗的是另一位治疗师,和之前的同样年轻,应该是实习的吧!她替我的腰做了热敷之后,就有两个像是师姐的治疗师进来了解状况。我俯卧在那里二十多分钟,暖暖的热袋敷在患处,缓和了疼痛之余,冷冷的冷气让我舒服得想睡觉。突然而来的两位,让我觉得有点像上课睡着了的学生被逮个正着,怪不好意思的赶紧坐起来。

年轻的治疗师向两个师姐讲了我的情况后,又让她们看了我的资料,其中的一位就叫我继续俯卧,然后做抬起头和肩膀的动作。不做还好,一做就感觉到一部分脊椎骨和背部在痛,没做了两次便累得趴在那里了。然后又在那师姐的指示下做了几个不同的动作让她评估我的腰患。

她拗拗这里,按按那里后,发现原来我的脊椎骨还有一点点弯向右边,背部和腹部的肌肉都很弱。天!听了之后我真的吃惊自己怎么会让身体出这么多的状况。平时饮食都还算注意的,但身体姿势却忽略了。她问我是否曾经一拐一拐的走路,我想想,真的是有呢!命运坎坷的左脚曾经在大学时期扭伤过,然后在怀孕的时候又被虫子咬得红红肿肿,连路也走不到;之后又在今年年头因指甲嵌入皮肤导致发炎,被医生连根拔去了半边指甲,这全部都令我好一段时期拐着走路。看来现在后遗症来了。

还好,她说我我在弯腰的时候脊椎骨没有弯向一边,还不算很严重,可以用物理治疗及运动来改善。之后她还教了我几个运动来改善神经受压的问题及强化背部和腹部的肌肉。我很认真的学了,因为我真的决定要让自己好起来,也因为她让我感受到她的专业。

今天这一趟,多多少少也让我对政府医院的服务改观了。这些治疗师不但耐性好,还真的有经验呢!而且还破例让我先做治疗才付费(原先是要我先去收账的柜台付费才去他们的部门,可是我迟到了)。只不过在付费的时候,竟然等了四十分钟!然后那个收账的还用有点责备的语气问我为什么没有先付费?还说她们是很仁慈的了,还让我做治疗。下次要先来付费。我问能不能连同下一次的治疗一同付?她说不能,看来下次得在预约时间提早半小时抵达呢。

已经开始懒了。。。。。。

等下就要去做第二次的物理治疗了,感觉上好不想去,因为懒,因为觉得麻烦。

可是不能不去啊!要是再恶化下去,想不去照MRI也不行了。
虽然没人能担保做物理治疗一定能治好我的腰痛,可是不去的话,就一定不会好了。而且做了第一次的物理治疗后,感觉好多了,骨骼松了。

现在才需要费RM5一次去做轻松的物理治疗,还是乖乖的去做好了。只是阿Yap啊,辛苦你了,要你常常丢下工作。

希望我的腰痛早日根治,所有疼痛远离我!

古达行之二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在陌生的地方,昨晚彤彤一直翻来覆去,睡得很不安稳。这使到原本就一直担心自己睡得太沉而可能会压着彤彤的我更加难以入眠,多次醒来察看。

一直到了凌晨五点多左右,我已经是完全没有睡意了。看到窗外已经开始亮了,我不住拉开窗帘来看,只见天边开始呈现鱼肚白了。是的,要开始天亮了,太阳正从某个角落,慢慢地冒出头来了。等待天亮的念头在我脑中闪过。可是昨天我们才看了日落,日出应该不会在这里看得到啊!而且等下回家还有很远的路程,如果再不睡,待彤彤醒了我就没机会睡了。年纪大了,睡眠不足很伤身体哩,还是去睡觉吧。

结果我就回到床上,闭上眼睛躺着,躺倒不知什么时候才睡着了。等我再次醒来时,彤彤已经醒来嚷着要“Nen nen”了。窗外已经变得很亮,一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就射了进来。太阳就正正在海面上,是从我们面前的海的尽头升起的。啊!这么说美好的日出和我们只是一块窗帘之隔,而我们却错过了。以前和朋友们去到海岛,多会提早爬起来,跑去海边等日出。有一次甚至直接躺在海边直到黎明,腰躺得直了,脸部也被海风吹得发麻了,结果太阳却在山边出来。接着的还有后遗症——听了一整晚的海浪声,回到房里睡得朦胧时竟把垃圾袋被风扇吹得沙沙作响的声音听成海浪声!

现在这么轻易就可以看到从水面升起的太阳,却擦肩而过,好可惜,也是我们这一程最大的遗憾。可是如过问我会不会再来,以弥补这个遗憾——嗯,我想我的腰近期内是不适合再经历另一次颠簸的路途啦!

睡到日晒三杆(其实也还没到早上八点啦!),这才发现原来我们的房间可以看见日出!
真的好可惜,很少机会可以有这么好的角度来看日出,可我们却错过了。
  
这就是我们所住的酒店了。因为太晒,结果我和彤彤就坐在泳池边看阿Yap游泳。

彤彤一脸认真地全程观看爸爸游泳呢!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是我们在回家的途中看见在田边吃草的牛大哥们。

古达行之一——天涯海角 (The Tip Of Borneo)

从怀孕后开始到现在,我已经有一年多没出远门旅行了(当然,从西马飞来亚庇是不算数的)。带着娃娃,不是说要出门就出门,要去那里就去那里,事事都得以娃娃作为第一考量了。或许是我顾虑太多,不够洒脱,因为有些朋友可以带着娃娃出国去,去澳洲,还有的去南非!
无论如何,这一趟至少是我们踏出的第一步。我们先选了这个算是较近的地方——从亚庇到古达大概要两个小时多的时间,有了这次的经验啊,下次就可以去更远一点的地方了。
这一天我们原本打算早上十一点左右出发的。结果等彤彤睡醒、吃饱冲凉,把所有行装搬上车,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照着时间来算,我们抵达古达是大概是下午二时半左右,酒店在下午两点可以登记入住,可是就过了吃午餐的时间。
我们驾了半小时的车就在一个叫做斗亚兰(Tuaran)的地方停下来吃午餐。阿Yap曾经在这里吃过便宜又好吃的老虎虾,我没试过,每次都在听阿Yap讲,听到口水都流了。今天终于可以顺道来吃了!
那是一间蛮旧的茶餐室,叫做乐群。忍住即将流出的口水,点了朝思暮想的老虎虾,结果被残忍地告知——今天没有老虎虾。哎,今天没口福了。结果随便点了两个干捞面来吃就继续上路了。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没有太多的雨,也没有特别的晒。一路上经过不少乡下地方,房子几乎都是高脚屋,散布在东一间西一间;偶尔有些较集中的都在稻田边。这里没有像西马的高速公路,都是一些狭窄的路,车子一来一往。有时跟到在罗里后面,就得等机会超车,要不就跟在后面兜风、吃黑烟了。
彤彤呢有时乖乖地坐着,有时不停地翻东西。颠簸的路让我连自己都坐不稳,还得抱紧不停探索的彤彤,真的有点吃力也。但也就因为这颠簸的路,当我把彤彤抱入怀里轻拍,她就开始昏昏欲睡了。而阿Yap呢,则全神贯注地驾车。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去古达,没有地图,就只能靠路上的指示牌。马来西亚的路牌啊,有时真的会把你耍得团团转。曾经有一次我们在古城马六甲循着路牌指示在同一个地方兜了好几圈都找不到我们要去的地方,却经过了同一个坟场好几次,差点以为撞到肮脏东西了。
今天虽然没被指得头晕,但也走得步步为营,一路不停地看路牌。因为一旦错过了一个,你可能就不知道接下来的路口该转左,还是转右了。好几回在一些关键时刻,都没有路牌而唯有靠感觉来走,希望再走下去会见到想见到的地方名。当走了好一段路都看不到相关的路牌,真的有点想调回头。还好,一路上还算蛮顺利的,我们都没走错路。
抵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时了。哎,亏了两小时给酒店呢!这酒店算是古达最好的酒店了,虽然只有三星,但有一流的海景。在酒店的大厅就可以看见蓝蓝的海,心情也随之倘阔起来。
我们把东西搬进房间,收拾一下并把彤彤喂饱后已经快要五点了。我们之前从网上得来的资料说去天涯海角的路程大概要将近一小时,再不出发也许会错过了日落。接着我们又再次出发了。临走时我们顺便问了问酒店的接待人员,看有没有更容易到达天涯海角的路线。答案是:如果我这样告诉你们,你们也可能找不到,每条路线都是差不多的。
好!靠自己!我们又再次靠这些未必可靠的指示牌上路了。离开酒店我们驶向来时路,因为刚才我们曾经见到“Tanjung Simpang Mengayau” ,也就是天涯海角所在地的路牌。结果我们还没去到刚才经过的地方就看到有另外的指示牌,指向去“The Tip Of Borneo”的方向,我们就循着方向走了。一路上经过了偏僻的村子,绿油油的油棕园,浓密的森林,最后经过一个像棉花白的沙滩,全程不用一个小时我们就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天涯海角!
一下车我们就听到海风呼呼作响,不停地吹向我们,连差不多要睡着的彤彤也为之精神一阵。来到这里才算见到一些游客,刚才在路上见行驶的车辆寥寥可数,还真的有点担心这里是荒凉的。从停车场一路走到真正的最北端还有一小段路程,那是汽车不能走的。一路上风光都是那么的明媚,想到即将可以见到夕阳西下的景象,即使抱着彤彤走,腰痛也不要紧了,还不停地要阿Yap给我们到处拍照。

我们在那里逗留了大概四十分钟,看着天边随着像咸蛋黄的太阳慢慢地变成金黄色。这一幕就足以让我们觉得从这么远来到这里是值得的。虽然还想多留一阵子,但想到回程还得经过寂静幽暗的路途,我们没有等到太阳完全消失在水平线下便离开了。当我们还在穿越浓密的森林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我不住地想象着老虎或大象之类的动物从树林走出来,拦截我们的车子!

我们循着指示牌,终于在晚上七时回到古达市。我们没有回酒店,而是直接到古达的街上找吃的。结果却发现大部分的店铺已经关门了,街上寂静一片。因为之前听来自古达的朋友说这里晚上有一间餐馆还不错的,我们才不放弃地绕着街上转了几圈。终于我们找到了这家叫做“金河酒楼”的餐馆,享用了我们的晚餐才回酒店休息。

我们对面的山头一路走来,迎着海风走向绚丽的夕阳。
这就是天涯海角的地标了,一支旗杆和一个写着“The Tip of Borneo” 地球的模型。
这不是传说中的天涯海角,只是从山上往下看,海边的一角而已。

从梯级看下去,就是我们千里迢迢来看的——天涯海角(The Tip of Borneo)了!
栏杆上虽然写着不能逾越,但几乎每个游客(包括阿Yap)都会忍不住以身犯险,只为了能迎着海洋,站在婆罗州的最北端。

这是阿Yap从岩石处往上拍的照片。我抱着彤彤,从上面远处观望。
左上角的呢,就是一对正陶醉在二人世界中,不停地抱在一块从每个角度自拍的情侣。^_^

这是站在岩石上,往左边所可以看到的景色。

岩石上有不少大小不一的洞,不仅有水,有些还有螃蟹呢!

沿海的岩石上长满了不少苔藓。

这就是从最北端观望的景色了!
这张照片是我最喜欢的一张,很有沧桑的感觉,多希望我可以抱着彤彤和阿Yap站在同一个角度眺望。

要走到最北端,得经过这个天然的阶梯。看似容易走,但其实这地方是很滑的,一不小心就会滑倒了。

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不得不在这个时候讲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不消一阵子,这黄澄澄的太阳便会连同今天最后的阳光沉进海里。

报告出炉

终于领了检验报告。

战战兢兢地走进医生的房间,一眼就看到两张自己的X光片夹在墙上的看板上。来不及等医生开始讲解,我已经忍不住盯着X光片猛看。虽然自己看不懂,但至少可以比较一下右边的盆骨和左边的有何不同、有什么异样。好像没什么不同呢?为什么总是在痛?脊椎骨的那张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医生说盆骨看来没问题,左右都几乎一样。至于脊椎骨呢,就比正常的弯了一点点,而且其中两节连接处的软骨看来是薄了,两节骨头之间可能有摩擦,造成神经线的压挤而使到下面接近盆骨的地方疼痛。照情况来看并不严重,不需要开刀。验血报告也没问题。

我一听到不必开刀,心里的大石才放下。虽然很多人都说连生产的阵痛这关都过得了,就没什么疼痛是可怕的了。但是自然生产过了几小时就可以下床走了,开刀做手术可不能哩!这样躺在床上几个星期,滋味一定很难受。

当然,医生说如果要真正查出原因,就得做另一种叫MRI的扫描,那可要费一千大元!一定是我那吃惊的反应吓着了医生,医生马上说那不一定要做,先做几次物理治疗,一个月后再回去让他检查进展如何。还好,医生还写信让我带去住家附近的政府医院,好让我在那里做物理治疗。这样不止可以省下一笔费用,也不必常常要阿Yap放下半天工作来载我做治疗。

希望物理治疗会有效,希望我的身体早日好起来。生病不止身体难受,荷包也会变瘦呢!

希望一切无恙

困扰了自己好几年的腰痛问题,最近似乎发作得特别频密。不止是站起来的时候疼,有时连睡觉的时候也会痛得翻来覆去,不能入眠。

从开始的不以为意,现在已经到了影响日常生活的程度。再这样拖下去不是办法,心理总有一个阴影,无时无刻地提醒我这会不会是更严重的疾病的先兆,或者会从轻微演变成更严重的问题?

 以前曾经看过几次普通的医生,但都无法明确地告诉我原因,只给我一些止痛药。

今天终于下定决心,去找专科医生了。根据医生的指示,做了一连串的动作。结果医生说有很多的可能性,最好还是照一照X光和验血来确定症结。

明天就要回去医院拿检验报告了,希望一切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