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一步向前走

这几天,我终于放下了心头大石。

前几个星期,我一直在为彤彤迟迟还不能自己走路而感到担忧。我总是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彤彤还不会自己走路呢?刚好就在育婴杂志上读到一篇关于先天性髋关节脱臼的文章,而这种问题多发生在自然产的女婴身上。于是我就和阿Yap说,如果彤彤到了19个月大还不能走路的话,我们就带她给医生检查。

在期间,我们就给彤彤“加紧训练”。阿Yap时不时替彤彤按摩脚板和小腿。除了平时多鼓励她自己走之外,我们还不时牵着她的手让她在家里走动。周末则带她到外面走走,甚至还带她到沙滩“漫步”、踏浪。

渐渐地,她似乎走出兴趣,走出自信来了。上星期,开始注意到她不时自己站起来,在自己方圆两三步路的范围走动。起初的两三步,慢慢地变成四五步,再慢慢地增加到十几步路,可以自由地在自己的房间里走动了。昨天甚至可以从自己的房间,走到对面的房间了。今天呢,不只要走到对面房,还坚持要拿着自己的宝贝抱枕过去!

虽然现在的她还在蹒跚学步,时而像企鹅,时而像醉酒汉。但至少可以肯定,彤彤没有所谓的先天性髋关节脱臼。看着女儿一天一天地进步,作为父母的我们终于放下了这方面的忧虑。现在则开始要想想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得锁起来或围起来,免得彤彤不小心闯了进去。。。。。。啊,为人父母真的不容易哦!

Advertisements

失去。。。

心情好沉,好沉。那头打内战;另一头地震又海啸,还说差点会吹到沙巴来。还好,上天保佑,海啸最后没有在沙巴着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希望不要再发生这样的天灾,劫后余生的人们能够坚强面对。

地震后的第二天,亚庇下了一整天的雨,像是为日本的不幸而哭泣。一直到傍晚,大妹妹打来的电话,我才知道,让上天哭泣的,还有一位刚离世的朋友的父亲。

虽然朋友已经早有心理准备,但子欲养儿亲不在的遗憾,不是人人能理解。

朋友,希望你可以开怀,可以坚强面对。要知道,我们都支持你!

剪指甲

彤彤的手指甲长的很快。在她几个月大的时候,几乎每个星期都得替她修剪一次指甲,要不然她粉嫩的脸蛋随时会被自己抓花。

在她出世十多天的时候,指甲长了我们一直都不敢替她剪。小小的手掌,幼细的手指,我瞪着她的手指甲良久,就是不敢剪下去。家婆也怕自己看不清,会剪到彤彤的手指。只是因为那时的彤彤还常常带着手套,所以也不会抓伤自己,我们就一直拖下去。直到陪月的婶婶忍不住,终于鼓起勇气拿起指甲剪替彤彤把长长的指甲剪了。虽然剪得不是很整齐,但至少不是长长的。之后几次都是婶婶剪的,都是在彤彤熟睡的时候,因为只有那个时候她的手才会静下来。

很快地,彤彤满月了,陪月的婶婶也离开了,指甲又越长越长了。我开始时还是不敢替彤彤剪,因为还有手套可以保护她免被自己抓伤。直到不知哪一天,我突然觉得,身为母亲的连指甲也不敢替孩子剪,以后还怎样想把女儿照顾好呢?然后就找了个小的指甲剪,趁着女儿睡觉时,开始慢慢地帮她剪。

还记得在剪下去的第一下,冷汗几乎冒了出来;手指像硬了般,小小的指甲剪怎么也压不下去。等我真的压下拇指时,却剪空了。咻!试了几次,终于听到指甲被剪断的声音。声音不响亮,因为指甲还是嫩嫩的。仔细地检查了彤彤的手指尖——还好,没事!于是我才开始放心地慢慢帮她把其余的指甲修剪完再把她的手套戴回上去,因为还是担心她会抓伤自己。

之后每一次都是这样,趁她熟睡的时候把她的指甲修剪好。当然,不是不曾失手的。有一次因为我剪得太进,把彤彤的皮剪破了。鲜红的血慢慢地从伤口渗透出来,我吓得呆了,怪自己怎么那么粗心。可熟睡的彤彤竟然没有半点动静,依然睡得甜甜的。啊!真的是小睡猪。

大概在彤彤三个月大时,父亲拿了玩具到她面前,在她手边晃了晃。她想拿。那时我才意识到,是时候把她的手套拿掉,让她去学拿并触摸不同的东西了。虽然还是会担心她抓花自己的脸蛋,但总不能过分地保护她而使她错过了学习的机会。拿掉手套后,出奇地她很少会抓到自己,显然是大人们过分担心了。只不过,拿掉手套后的日子,我要很勤力地替她修剪指甲。

现在彤彤已经快要岁半了,依然得等到她熟睡的时候才能下手。我曾经试过在平常游说她,要她乖乖地让妈妈帮她修剪指甲。可是呢,要不就是才剪了一下,她就溜了;要不就是指甲剪被她抢过去,自己玩起剪指甲的游戏来。

我想,彤彤心里会不会纳闷,为什么自己的指甲总会在睡梦中变短了呢?

嗨!朋友仔!

懒惰的我又从部落格缺席了将近两个月。

关心我的朋友们,不好意思,其实这段期间我有很多事情想和你们分享的。可是嘛。。。。。。(藉口又来了)新年期间要忙着婆家娘家两边走,好让大家可以多一些机会和彤彤见面;新年过去了,回到来沙巴之后,彤彤似乎一时未能适应,顿时变了块强力贴身胶布,不愿睡午觉,就连我去个厕所也不行。所以嘛,除非晚上我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来写部落格,要不然真的很难找到时间静静地坐下来做自己的东西。可是如果我不够睡,就会更加没有耐性去应付彤彤越来越多的要求。

这阵子情况比较好些。虽然彤彤依然贴身,但至少肯睡午觉,没有这么常闹别扭了。(在我打着这篇文章的时候,彤彤就正睡着午觉。)

现在的彤彤已经会用很多单音字了,就好像吃、穿、踏、丢、晒、黑、好、靓、高等等。跟她讲话的时候,已经不再像自弹自唱,感觉上就好像有个小知己,静静地聆听。当然,还有很多是她还没听懂的,不过即使是对牛弹琴,她至少还会在你讲话时看着你,让你感觉受到尊重,哈哈!那些她听懂的话,一般上她都会照着去做(如果没有别的事让她分心了)。就好像把垃圾捡进垃圾桶,帮妈妈拿东西,跟别人挥挥手说声“嗨!”或是“Bye!”等等。

昨天和阿Yap带了她去书局,还帮她穿了鞋子,好让她可以练习走路。是的,彤彤还在学习走路。胆小的她,到现在依然不敢自己走路,还是用爬爬的。她快要岁半了,同龄或是更小的小朋友已经差不多变飞毛腿了,她虽然很喜欢走路,但只敢自己站着,却举步艰难。我们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要帮她克服障碍,所以现在都一直找机会牵着她的手,让她自己走。

我牵着她,让她在书局里团团转。虽然她的身高只可以让她看到书架最低几层的书,但各式各样的书本封面已经够吸引她走去看。走了一阵子,她说“累”了,我就把她抱起,拿了本书让她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没多久,一个年龄相若的小女孩走过来,看着彤彤。我不知道彤彤心里有没有羡慕别人能自己走来走去了。她俩相对无言,我就叫彤彤对人家说声“嗨!”她很乖地照做了。女孩的母亲也在一旁,叫她做goodbye kiss的动作。女孩没依,只静静地看着彤彤。然后她的母亲把她带走了。我想她的母亲一定很没瘾。

我这个母亲突然有点飘飘然,有点自豪。虽然女儿的四肢不够发达,但头脑还不简单哦!当然,计划尚未成功,彤彤仍需努力——大步大步向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