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

前两天我们在赶往LCCT的路上,尽管带路的家公一再提醒,驾车的阿Yap还是误了路口。

我们有点责怪阿Yap,毕竟在紧张关头。阿Yap不满说家公应该讲“左边”还是“右边”,而不是一面指。我帮理不帮亲,解释说家公刚才有讲了是左边。乱了一轮,大家把注意力转向寻找回头路,以便转回去机场的方向。气氛其实还有点儿紧张。

这时彤彤突然抛来一句夸张的“哎呀。。。。。。”,好像她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也来责怪爸爸一轮。刚才我们都没有这样说呀!她怎么懂得用这样的反应啊?不管怎样,我们都笑翻了,连她板着脸的爸爸也忍俊不住,笑了起来。气氛当场轻松起来了。

刚才我们在前往巴刹的路上,一辆走在前面的车子在交通灯依然是绿的时候要走不走的。阿Yap跟得有点不耐烦了,但还没来得及讲什么,被我抱在怀里看着车窗外的彤彤突然又抛来一句“哎呀。。。。。。”

阿Yap很惊讶地看着彤彤,然后忍不住又大笑了起来。阿Yap说他当时真的要把这句讲出口,只是脑袋还未来得及处理,彤彤已经帮他把话讲了出口。这小瓜呀,似乎越来越看清大人的习性了哦!

Advertisements

今天我赚了两块八毛

没想到做全职家庭主妇的我还会有收入哩?!难道是偷偷跑去打家庭工了?

才不是啦!我只不过平日把一般人都会丢弃到垃圾桶的可循环废物及旧报纸收集起来,卖给收旧报纸的。包装盒啦、写过的纸张啦、旧信封啦、人家丢在我们信箱的传单啦、塑胶瓶子啦、纸箱啊等等、等等,都是我所收集的。

你会不会在想象着我家像个垃圾堆?才不至于那样啦,旧报纸是很整齐地叠在一起的;塑胶品都用一个桶装着(当然,不够装了会有几个散落在旁边啦,哈哈!);其他较小的纸盒及废纸则用一个较大的纸箱装着。囤积得差不多,我就会把全部卖掉,不会很肮脏的。

今天卖得两块八的东西,可是我收集了将近半年得来的。唉,要是全家人等着这钱开饭的话,早就饿得变成白骨精了。一公斤的旧报纸才能买到区区的一角钱;铝罐好像是五毛钱一公斤;废铁好像是三毛钱一公斤;塑胶也是一公斤才卖得几毛钱。比起西马,这里的价钱似乎低很多。

只不过,鼓励我一直这么做的不是钱,而是想好像人家说所的那样——以自己微小的力量,为地球减少一点点负担。收集这些废料都是举手之劳,这一刻它或许是垃圾一个,等人家拿去循环再造之后,它又变成有用的东西了。反之如果将它丢弃,它最终就会落得静静地躺在庞大的垃圾场,等待火葬,化成灰烬的同时释放着难闻的气体。

写着不禁想起年轻莽撞的时候,我就曾经和几个朋友闯过进垃圾场。好大的一个垃圾场,文冬区收集来的垃圾,大部分都会被丢弃在这里。别以为我们去那里拣破烂啦!只是一位朋友知道里面有个嬉水的好地方,带着我们几个进去玩。只是没想到要到那条清澈冰凉的小河前,得经过这么一个像炼狱的地方——一堆堆冒着烟的垃圾,四周都是烟雾弥漫的,从一头是看不到另一头的。真的庆幸当时是朋友驾着电单车载我,要是骑脚踏车的话,我不脑袋缺氧兼吸入过度毒气死在半途才怪!

那是难忘的一旅,垃圾场的一幕,至今依然历历在目。我打从心里期望,不要再有这么多垃圾了!有人说过,地球是我们向孩子们借来的。是的,将来等我们百年归老,一定要将她原状奉还。握在手里的两块八是微不足道的,可是一想到自己至少做了一个负责任的地球过客,孩子的地球少了些污染,保住了一棵树,心里是踏实的、是满足的。

挂著

和彤彤回到家乡一个多星期,她也好多天没见到爸爸了。

临睡前我把她抱在怀里,问她有没有挂著爸爸。她很直接地说,“没有。”

噢,我想阿Yap知道后一定很失望。

没想到彤彤随即又指了指挂在墙上的衣服说,“挂著。。。。。。”

我差点没给弄昏。

彤彤啊,此挂著非彼挂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