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烧肉

最近彤彤吃东西时多了一个习惯,就是将舍不得吃完的最后一口食物捏在手里,慢慢舔,细细嚼,直到满足了,才把那一丁点食物吞下。

通常她都是对自己喜爱的饼干或水果这么做,吃饭的时候一般都不会这样。昨晚我们带她出外用晚餐,没想到她可以把这习惯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们点的其中一道菜肴是炸烧肉,顾名思义,是油炸的食物。一般上我都不太鼓励彤彤吃煎炸的食物,一来热气;二来她一吃下去就停不了口。可是要她看着我们吃却不让她吃,有点残忍;而且最近她变得不爱吃鸡蛋,唯有让她多吃肉以补充蛋白质的不足。
正如我料,这道有点咸又有点脆的烧肉很合彤彤的口味,吃完了碗里的就一直向我要更多。为她添了几次之后,我开始担心她再这样吃下去会喉咙痛。我知道要让她死心就是别再让那碟烧肉出现在她眼前。我和阿Yap一人一块,把烧肉吃剩一块。彤彤很坚持她要吃,我想就让她吃这最后一块吧。
我把烧肉切成更小片,放进她的碗里;她也很满意地一块一块捏进汤匙里,再送到自己的嘴里,直到最后一小片。。。。。。她放进嘴里,嚼了几口,又吐出来放回汤匙里;然后又放回进嘴里,再嚼几口,再吐出来汤匙里,如是重复了四、五遍之多。我们劝她把食物吞下去,要是掉了就没了,她没依。
最后不知是烧肉被她嚼得无味了,还是她已经满足了,就把那已经被她摧残的烧肉捏在指尖间,然后再用另外一只手一点一点撕下来,放进嘴巴里慢慢吃。我和阿Yap在一旁看着,有点想写个‘服’字给彤彤。这小妹还真会享受食物哦!
Advertisements

殉落的小天使

今天阿Yap给我看了一个朋友发给他的短讯,关于那位朋友的初生女婴。我知道那位朋友的太太临盘在即,原来今天生了呀。看了短讯的开头,一般上都会猜到下半段一定是写女婴有多重之类的。没料到接下去的那句,竟然是说女婴去世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念了短讯一遍。我没看错,吃惊得不能言语。曾经与那位朋友一家偶遇,吃过一顿下午茶。大女儿有三岁多了,我们还问什么时候要生第二个。前几个月知道他太太怀孕了,还替他们高兴。但没想到原本高高兴兴迎接新生命的一天,却变成这样的结局。

在我怀着彤彤三个多月的时候,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流产了。当时是凌晨,我担心得马上把阿Yap唤醒。诊疗所还未开,阿Yap也没法子,只能安慰不住地哭泣的我。然后两人不知怎样挨到了天亮,找医生检查确定胎儿安然无恙之后,才放下心头大石。那一次之后,我知道从怀孕到诞下健康宝宝不是必然的。

现在朋友的太太辛辛苦苦怀胎十月,孩子却早夭,我相信她的心比生产时身体所面对的疼痛还要上千百倍。希望他们一家人能够坚强地面对,往好的方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