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嘴之战

昨晚,彤彤终于没有在半夜中醒来吵着要她的奶嘴了。

从上星期二开始狠下心肠要替彤彤戒掉叼奶嘴的习惯开始,几乎没一个晚上我们是可以一觉睡到天明的。之前彤彤无论白昼或黑夜,动不动就会想我讨奶嘴,叼着玩耍、睡觉。所以我已做好准备得时时刻刻面对彤彤向我讨奶嘴的可能性。

出乎意料的,在戒奶嘴的期间,白天她甚少,甚至不曾提起奶嘴。即使是提起了,也是轻轻带过,然后就若无其事了。只是到了半夜,尤其是三点多的时分,她通常都睡得不安稳,然后就醒来哭,吵着要奶嘴。

第一晚,她哭了好几次,哭得好凄凉,哭得我的心也疼了。我不住问自己,我是不是做错了?可是打从我恨下心把她唯一的奶嘴头剪掉开始,我就不打算走回头路。与其拖拖拉拉的让她受更长久的苦,不如一次过痛完。有个作者把这比作撕胶布——越是撕得慢,痛得越是久。我同意。我不要彤彤走回头路,毕竟奶嘴迟早得戒掉。她哭着哭着坚持着要奶嘴,我就把已经破掉的奶嘴给她。她放进嘴里,没一会儿就把奶嘴吐了出来,然后继续伤心地哭。我把她抱在怀里安慰,拍她入睡,如是重复了好几次,直到将近天明,她才睡得较安稳。也许知道是自己间接造成彤彤如此,也能体谅她第一晚会非常不适应,我出乎意料地好耐心,整晚面对彤彤的哭闹,我竟然没有动气。

到了第二晚,彤彤依然在半夜中醒来,要她的奶嘴。我说奶嘴臭臭了,不好吃。她坚持要。我再把破奶嘴给她。她同样含了一口就吐出,说奶嘴臭臭。我趁机说奶嘴已经坏掉了,不能再吃了,明天我们就把奶嘴丢掉。没想到彤彤说要马上把奶嘴扔掉,说完就站起来拿了奶嘴连同盒子一起丢到垃圾桶里。我有点吃惊,但也觉得安慰她的决绝。我不知彤彤是不是一时冲动,但我没有阻止她,只打算暗中把扔进垃圾桶的奶嘴拾起来藏住,以防不时之需。

到了第三天下午,我们带她外出。也许是太累了,她突然间说要奶嘴。我提醒她奶嘴已经在昨晚被她丢了,收垃圾的叔叔已经把奶嘴载走,没有奶嘴了。她好像明白地“唔”了一声,没再问了。到了半夜,她又醒来找奶嘴。我再次告诉她,奶嘴没了。没想到这一次她要的竟是之前的那一个奶嘴,那个被我骗说遗漏在飞机上的奶嘴。我满以为那是一个编得很完美的谎言,没想到今天得再次替这个大话圆下去。我只好说飞机飞得好远好远去了,那个奶嘴拿不回了。第一次,彤彤不卖账,我唯有再重复解释,讲了好几回,她不再坚持,但要我抱着才能入睡。不过这天她已经没有第一晚那么哭得厉害了,看来是有些进步了。

到了第四晚开始,她虽然还是会在半夜醒来哭,但没再提起“奶嘴”这个字眼了。我试着不抱她,让她自己控制情绪,她起初是轻声地哭,然后就越哭越大声。我问她要些什么,因为我没想到彤彤到今天还会想要奶嘴。她也许已经明白奶嘴没有了,就是欲言又止,结果没说什么就一味儿哭,甚至叫。结果还是得安慰,还要睡在我的手臂上才能继续入睡。还好,虽然进展慢,但情况一天比一天改善。

直到昨晚,我总算不必再半夜安慰她入睡了。虽然过程辛苦,还好阿Yap支持。而且很明显地我看到彤彤比起之前爱说话、有活力许多了。而我也不需再为彤彤日夜叼奶嘴的习惯继续困扰了。当然,要彤彤不再靠奶嘴来安抚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有一段日子。但妈妈相信你很快可以办到。加油!

不可能的任务

彤彤刚过的两岁的时候,我就开始想着要为彤彤戒掉叼奶嘴的习惯。一般的育婴书藉都说奶嘴应该到一岁半就停止了,彤彤已经迟了半年,再拖下去,会很难撇掉这习惯,而且也影响她的牙齿发育。

听了好多戒奶嘴的方法,老一辈的都说涂辣椒或风油等的。但我在书上看过,这样的方法会对小孩的心灵造成不良影响。我妈说我也是很爱叼奶嘴,直到他们当着我的面前把奶嘴丢进一条很脏的水沟,我才不敢再要拿奶嘴——但我觉得这方法太残忍了。哎,也不知有没有在我弱小的心灵造成创伤。而一般的书呢,就教人说奶嘴被仙女拿走了,什么什么的。我女儿少听仙女的故事,不会懂什么是仙女,行不通。

我想了好久,终于决定效法朋友的方法——把奶嘴剪破。因为这方法同样在一本专门教人如何替孩子戒掉奶嘴、抱枕、奶瓶等的书上提到。那天我在书店看见这本秘笈,真的如获至宝,毫不犹豫就将它买下作参考了。

可是,要什么时候行事,才是最好呢?这一个问题,又使我把事情拖了几个月。因为彤彤当时吃的奶嘴已经旧了(但很耐哦),奶嘴里头很脏了。要是我把奶嘴头剪破,里面的脏东西可能会跑进彤彤的肚子里。所以呢,我得先换个新奶嘴给她,然后才能剪。问题是,她不容易接受新奶嘴。我把新买的奶嘴给了她好几回,她都把奶嘴吐出,说不好吃。然后新奶嘴就搁在那里好一段时间,直到我终于找到机会。。。。。。

十一月中的时候,我们从吉隆坡搭飞机回阿庇,下飞机后彤彤一路上都没吃奶嘴。回到家里我就直接把旧奶嘴藏起来,直到她要奶嘴的时候我就把新的给她。我说旧的奶嘴遗漏在刚才的飞机上,乘飞机到远远的地方去了,拿不回了。解释了好几次,彤彤终于免为其难地接受了她的新奶嘴。当然,这也花了几天的时间,她才真正接受这新的奶嘴。

我想着在她对新奶嘴感情不深的时候就下手,没想到她却病倒了。不能在彤彤病倒的时候让她更难过啊。只不过她这一病,病了一个多星期。伤风咳嗽还发烧,身体的不适加重了她对奶嘴的依赖。病完之后,她几乎和奶嘴形影不离,无时无刻都想要奶嘴。我看在眼里,着急在心里,一直在盘算着该如何是好。我可不能让彤彤这样下去,总不能让她叼着奶嘴到上学啊!

昨天我把戒奶嘴秘笈里相关的题目看完了,里面有一句“As with pulling off a Band-Aid, the slower you pull, the more pain”。我决定不再拖了。而且今天她的爷爷奶奶会来亚庇,多两个人陪她玩,日子会比较好过。

正如我所料,彤彤看见奶奶很开心,从她睡午觉醒来看到奶奶起到吃晚餐的几个小时里,她不曾要奶嘴——换作是平时,她早已把奶嘴叼在嘴里了。我决定是时候下手了。我拿起剪刀,把奶嘴的最端剪掉了一块。不知是不是心中觉得对不起彤彤,剪的时候手竟然有点抖,肚里的孩子也踢了我两脚。因为怕奶嘴里头会有肮脏的东西,我把奶嘴用热水烫过后,若无其事地把破了的奶嘴放回平日的盒子里。

吃了晚饭,我和阿Yap想趁着奶奶在,两人去戏院看戏。可是想到待会儿彤彤发现奶嘴破掉会是什么反应呢?再想到迟些可能有很长的日子没机会去戏院看戏,而且只是两小时多,奶奶应该可以应付。我俩还是出去了。

坐在戏院里,观赏着汤告鲁斯的“不可能的任务”。我在想,我们也在进行着一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哦!看完戏回到家里时十一点多, 彤彤 还在玩。爷爷说彤彤刚才要奶嘴,把奶嘴放进嘴巴后很快就吐了出来。然后她把奶嘴拿在手里看了一阵子,说不好吃,臭臭,但没发觉奶嘴破了。我有点心疼孩子被我骗了,但也庆幸她没哭闹。

这一晚彤彤有点不同,比平时多话了,还向我和阿Yap讲故事!她讲了好久,我知道少了奶嘴使她难以入眠。讲了一个小时多,彤彤终于还是累得睡着了。今晚会是难挨的一夜,对彤彤,对我们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