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彤的乳牙

前两天忽然发现彤彤下面那颗门牙的缝,比记忆中的阔了。我心里还想,以为之是阳阳的牙缝大,原来姐姐的也不小。不过不要紧,换了恒牙之后那个缝应该会消失,甚至可以避免哨牙的问题。

今天买了烤蚕豆给两姐弟吃,很硬,吃不多。过后彤彤说她下面的门牙好像有蚕豆卡在中间。我看了两次,都没有发现。突然我灵光一闪,伸手去碰了碰牙缝旁边的那颗门牙——竟然松了!!!

我又惊又喜,哈哈!彤彤要换牙齿了,要进入人生的另一个阶段了!可是又担心彤彤伤心,因为陪了她几年的乳牙要掉了。还好,彤彤没有不开心,还似乎很兴奋!她说,“班上有个朋友也是这样呢!她那排褐色的牙齿慢慢的掉了!”说毕还跑去照镜子,又咧着嘴巴让弟弟看。看来她觉得自己长大了,兴奋得很。

她就这样无忧无虑的到了傍晚。她说肚子饿,我给她舀了碗冬瓜汤。我在炸马铃薯,锅里的油热得噼里啪啦;彤彤在喝汤圆,却不知怎的哭得稀里哗啦。我喊过去问她干嘛了?她哭了一阵才跑过来说嘴巴痛,嘴里还衔着咬烂了的冬瓜,说要吐掉。我只给她的碗里舀了汤和冬瓜,怎么会有硬的东西呢?

我伸手接过她吐出来的冬瓜,然后看到有点血丝,就在那颗摇摇欲坠的门牙四周。看来那颗门牙已经很松了,连软软的冬瓜也嚼不了。我有股冲动想徒手把她那颗门牙给剥掉。手,却在颤抖。我才发现,面对孩子的这一项“第一次”,我是束手无策的。和她第一次叫爸妈,第一次翻身,第一次走路等等,都是不同的。

结果,这一天的晚餐,彤彤只敢吃面包沾美禄。吃的时候,还小心翼翼地把泡软的面包送进嘴巴,然后再小心翼翼地咀嚼。看来明天也是得准备流体食物给彤彤了。

孩子在不知不觉地长大了,妈妈也得快马加鞭,赶上你们的速度。希望你俩换牙过程顺顺利利,无痛无痒的迎来整齐洁白的牙齿吧!千万别像妈妈的牙齿那样歪歪斜斜哦。

Advertisements

彤彤上台咯!

今天是彤彤第一次上台表演。做妈妈的,竟然比女儿还要紧张。不是紧张女儿在台上失误,而是担心女儿不肯上台,或者是上了台大哭起来。

因为觉得女儿喜欢唱歌跳舞,喜欢扮美美,所以即使女儿嘴巴说不要,年中时我还是决定报名付费,让女儿参加学校的筹款建校基金表演。我想,如果没让她参与,等到同学们都穿得漂漂亮亮上台去,看在她眼里,一定羡慕极了。我不想她到时才来后悔,于是替她做了决定。

这几个月来的练习,总会听到老师说彤彤不太配合,不肯一起唱,心情好时才会随着大队做做手势,走走几步。我开始怀疑,我的决定是错的。看来不仅彤彤不喜欢,老师们也吃力。于是也暗示老师,如果彤彤还是这样,就让她退出来好了。结果不知是老师没理解我的暗示,还是老师觉得不要紧,一直让彤彤参与到最后。而这期间彤彤回到家里,也会很开心地站在床上,载歌载舞地表演给我们看。于是我也本着桥到船头自然直的心态,希望到时彤彤开开心心地上台表演。

这几天我都战战兢兢的,深怕说错了什么,或做错了什么,就会令彤彤说,“我不要去表演了!” 前几天都很顺利,两天前老师给她们发型,她还很喜欢,更不舍得让我把头发的造型洗掉。谁知昨天一个同学就在排队上礼堂时推了她一把,而老师又没发觉。她受了委屈,一直忍到她爸去载她时才爆发,哭得好凶,却没讲缘由。阿Yap赶着出去工作,把她扔了给我就走了。彤彤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这样哭了,我耐着性子问了她,才问到了原因。她之所以那么大反应,很大可能是因为之前被同学推了一把,害她从游乐场设施上掉下来撞到了头。那时她呕了好几次,不得不到医院去检查,然后又病了整个星期。而昨天她推了弟弟一把,被我斥责了一轮,还罚她不能看电视。

结果昨天她的心情都不太好。不过当我告诉她说明天下午要去学校时,她没有多大的反应。看来一切还是顺利的。好不容易到了这一天的下午,我提醒彤彤说等下要去学校。她竟然说,“我不要。”天啊!我最不想发生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为了勾起她的兴趣,我又说,“哦,不是告诉你了,是假假的儿童节(她很喜欢儿童节),有表演看,有晚餐吃的(我没骗,学校真的提供晚餐给表演的孩子)。学校有录影,妈妈已经订购了DVD,你可以在DVD看到自己,还可以把DVD拿回去给嫲嫲看哦。。。。。。”讲了一大堆,得到的依然是那句——我不要去!结果我也火了,除了两百多块的报名费和入场费泡汤了,也浪费了老师的时间,更令我不甘心的是,女儿做事半途而废,到最后关头才来放弃!结果母女俩不欢而散。

身心累透的我,决定趁着空隙的时间,小睡半小时再想办法把彤彤弄去学校。我躺着躺着,一直无法入眠。转个身子决定起床时,发现彤彤竟然睡了。。。。。。看来,我惟有再次使出上学时一贯的伎俩。准备好了一切,把彤彤的东西都搬上车子以后,我把彤彤也直接抱了上车。阿Yap说,把她载到学校就可以的了,她的老师应该会处理的。到了学校醒来之后,正如所料,又是一阵的哭闹。我半哄半就,终于成功帮彤彤换了衣服,带到了集合的课室。

才来到课室门口,正如阿Yap所料,她的老师就马上迎上来。老师一手拉着彤彤的手,边走边说,“来,彤彤,我们去吃东西了。大家都在食堂吃着了。”彤彤也没空和我道别,就跟着老师去了。我站在走廊上,从远处看着食堂,没传来彤彤的哭闹声。呼!这我才松了一口气,放心回家准备等下和阿Yap及阳阳来看表演,看彤彤的表演。回到家里,我竟时不时担心老师会突然间打电话来说彤彤不肯换衣、不肯装扮还是什么的。还好,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晚上七点半,我们到达了学校。走上礼堂时,从远处看见有些家长徘徊在孩子们等候表演的课室。我又何尝不想过去,看看我的孩子呢?只不过我记得彤彤的老师之前说过,表演前最好别让孩子见到我们,要不然她可能会要粘着家长,不肯表演了。结果我们还是乖乖地直接走上礼堂,耐心地等候彤彤出场的时间。

我们一进礼堂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节目表,查看彤彤的演出时间,上面写着彤彤的表演会在一个小时后。我们边看表演,边倒数。现在的孩子都很棒,年纪小小会跳舞,会打鼓,还很有台型地在台上独唱!我记得以前的我连走个时装秀都走不好,还该不掉伸舌头的坏习惯。

终于,还有一个节目便是彤彤的表演了。我这时又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了。我在想,彤彤会不会不肯上台呢?又或者她上到台上忘了舞步,然后不知所措,哭了起来呢?都是母亲把她一手推上台的。想着想着,我竟然担心得眼角湿湿的。。。。。。哎!怎么搞的,只不过是上台表演,想这么多干嘛!?还是专心看表演。

彤彤的歌舞剧一开始,我的眼睛就不断搜索,看哪个是彤彤。差点认不出穿上舞衣和化了妆的女儿,很可爱。彤彤并没有像其他孩子那样,跟着音乐跳舞,而在那里看着其他的同伴表演,偶尔还不断地望着观众席,我想她应该在找我们。还好,她至少有跟着走动,没僵在台上。整个节目,我的注意力几乎都在彤彤身上,一点也没放松,直到她的节目结束。

虽然我希望看到在台上的彤彤可以像在家里一样轻松地载歌载舞,但我也没失望。至少彤彤踏出了第一步,踏上了舞台,面对了观众。谢幕后我们去接彤彤,当然少不了要求她让我们拍照,没想到她都很乐意,还向我们展示并介绍她的舞衣和化妆呢!看来,让她参与表演的决定是对的。不过,当我们问她下一年还要不要参与时,她的答案依然是——“不要”。-_-||

叫上学太沉重

自彤彤开始自愿地上了两个星期的幼儿园后,之后的每一个早晨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彤彤早上七时四十分上课,从家到幼儿园大概要半个小时的车程。扣掉她吃早餐、上廁所、洗脸换校服和穿鞋袜,我每天最迟六点半就要把大小姐叫醒。每天的那场拖拉战就从那时展开。。。。。。

刚开始的时候我那老电话的铃声还管用的,很快就可以把她叫醒了。过了几天,她似乎知道一听到那铃声就代表要去上学了,她就开始厌恶那铃声了。一听到那铃声响起,她就会马上从睡梦中惊醒,然后哭闹说不要那声音。一日之计在于晨,如果她醒来时心情不好,接下去就难办了。于是我又把闹钟铃声换成澎湃的歌曲,让她在歌声中醒来。刚开始的几天还管用的,然后的日子任由电话唱得声嘶力竭,她依然在她的睡梦中。。。。。。

于是我又把闹钟的铃声换了,换成彤彤自己的录音,让她自己叫自己起床。不用说,又是刚开始的时候觉得新鲜,不吵也不闹地就醒来了。然后呢,闹钟叫到自动关了两次也叫不动她。

把彤彤从床上叫醒来吃早餐是很难的,但过了第一关并不代表那天我们可以顺利把她送到学校哦!如果她要喝牛奶还好,有时她要吃面包或Coco Crunch之类,她还要一边吃,一边讲。如果时间尚早我还可以沉住气不催促她,可是很多时候她都滔滔不绝,边讲边吃,将近二十分钟也还没吃完。急性的我当然就忍不住不断催促她了,然后呢,她可能又不爽,又不要上学了。

等到她把早餐吃完,带她去换校服、鞋袜要出门了,也有可能再出岔子哦!有可能就是她跟你聊天,然后你会错意,答错了,她也会发飙哦!然后就是我忍无可忍,跟着发飙,然后她就闹得更凶,结果又说不上学了。哎。。。。。

有时好不容易把她哄上车,载到校门口,她也会突然不愿下车。哄到了教室里,她也会突然间哭泣,抱着我的腿不放,就是不要上学。这么辛苦才把她弄到学校,怎能到最后才放弃呢,唯有狠下心肠把她交给老师然后迅速撤退。老师说他们哭一阵子就会没事了。

之前半哄半推的情况下通常都能把她送到幼儿园。农历新年休息了两个星期后就不同了。除了第一天糊里糊涂地被我送到了学校之外,还有前天因为幼儿园有举办迎春活动并邀请家长出席,她开开心心地穿着新年衣和我们一同到幼儿园。第二天吃了早餐就窜回床上睡觉,不肯换校服;还有今天连叫起来吃早餐都没办法,这星期她已经两天没上学了。

她上学之后,可以看到她进步了,最重要还是让她学习和大家相处。可是做妈妈的我什么招数都用了,哄过了、骂过了、利诱过了、威胁过了,结果还是失败了,无法顺利送她上学。明天又会是怎样呢?真的就这样打住了,停学了?!好颓丧哦!

最美味的白开水

下午,在外婆家和彤彤品尝着昨天由好友夫妇送来的北海道蛋糕。才吃了两口,彤彤说要给我倒杯水。彤彤自己不会 斟水 ,但我又懒得马上陪她到厨房去,我就说吃完了我们才喝水。彤彤坚持要马上去。我告诉她要就自己去。我以为她会就此拉倒,但没想到她真的自己跑到厨房去了。

我和妹妹在客厅等,看彤彤会拿些什么出来。没一会儿,彤彤手里真的捧着一个水杯出来了,里面还有一点水。她把水杯递给我。我捧在手里,不敢喝,因为不知彤彤从哪里把水弄来。也许她只是直接把杯子从茶托拿起,而之前用杯子的人没把水喝完,所以有些水在里面。我把水嗅了嗅,还觉得好像有肥皂味。

彤彤满脸期待地等我把水喝。我捧着杯子,不知如何收拾着场面;妹妹则在旁看得大笑。如果把水喝了,我又怕水不干净;不喝,就费了彤彤一番心意,让她不高兴。早知这样就不该挑战彤彤自己去倒水喝。唉,我唯有假装把水喝,然后说喝不完。彤彤不依,然后还说她要喝,接着就把水杯夺去,一口喝了。。。。。。

我和妹妹瞪大了眼,看着一滴不剩的水杯,和彤彤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我有点担心。妹妹说可能彤彤真的会自己斟水,我说不可能。虽然水桶是按压式取水的,用手一压就会有水出来,但因为我只教过她一次,而且接着让她自己试的时候没成功。妹妹就说让彤彤再去倒一次水,然后就随着彤彤一块去。

没一会儿,彤彤再捧着一杯水出来,妹妹笑口盈盈地跟在后面。彤彤把水递给我,我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妹妹。妹妹说水是彤彤自己从水桶按出来的。我再把水杯嗅了嗅,觉得好像没有肥皂味了。妹妹说和刚才是同一个杯子。啊,是我心理作用。

我看着彤彤,又欣慰,又愧疚——竟然怀疑彤彤的能力噢!这一次,我放心地把水喝了。不知为什么,这杯水,特别好喝。

奶嘴之战

昨晚,彤彤终于没有在半夜中醒来吵着要她的奶嘴了。

从上星期二开始狠下心肠要替彤彤戒掉叼奶嘴的习惯开始,几乎没一个晚上我们是可以一觉睡到天明的。之前彤彤无论白昼或黑夜,动不动就会想我讨奶嘴,叼着玩耍、睡觉。所以我已做好准备得时时刻刻面对彤彤向我讨奶嘴的可能性。

出乎意料的,在戒奶嘴的期间,白天她甚少,甚至不曾提起奶嘴。即使是提起了,也是轻轻带过,然后就若无其事了。只是到了半夜,尤其是三点多的时分,她通常都睡得不安稳,然后就醒来哭,吵着要奶嘴。

第一晚,她哭了好几次,哭得好凄凉,哭得我的心也疼了。我不住问自己,我是不是做错了?可是打从我恨下心把她唯一的奶嘴头剪掉开始,我就不打算走回头路。与其拖拖拉拉的让她受更长久的苦,不如一次过痛完。有个作者把这比作撕胶布——越是撕得慢,痛得越是久。我同意。我不要彤彤走回头路,毕竟奶嘴迟早得戒掉。她哭着哭着坚持着要奶嘴,我就把已经破掉的奶嘴给她。她放进嘴里,没一会儿就把奶嘴吐了出来,然后继续伤心地哭。我把她抱在怀里安慰,拍她入睡,如是重复了好几次,直到将近天明,她才睡得较安稳。也许知道是自己间接造成彤彤如此,也能体谅她第一晚会非常不适应,我出乎意料地好耐心,整晚面对彤彤的哭闹,我竟然没有动气。

到了第二晚,彤彤依然在半夜中醒来,要她的奶嘴。我说奶嘴臭臭了,不好吃。她坚持要。我再把破奶嘴给她。她同样含了一口就吐出,说奶嘴臭臭。我趁机说奶嘴已经坏掉了,不能再吃了,明天我们就把奶嘴丢掉。没想到彤彤说要马上把奶嘴扔掉,说完就站起来拿了奶嘴连同盒子一起丢到垃圾桶里。我有点吃惊,但也觉得安慰她的决绝。我不知彤彤是不是一时冲动,但我没有阻止她,只打算暗中把扔进垃圾桶的奶嘴拾起来藏住,以防不时之需。

到了第三天下午,我们带她外出。也许是太累了,她突然间说要奶嘴。我提醒她奶嘴已经在昨晚被她丢了,收垃圾的叔叔已经把奶嘴载走,没有奶嘴了。她好像明白地“唔”了一声,没再问了。到了半夜,她又醒来找奶嘴。我再次告诉她,奶嘴没了。没想到这一次她要的竟是之前的那一个奶嘴,那个被我骗说遗漏在飞机上的奶嘴。我满以为那是一个编得很完美的谎言,没想到今天得再次替这个大话圆下去。我只好说飞机飞得好远好远去了,那个奶嘴拿不回了。第一次,彤彤不卖账,我唯有再重复解释,讲了好几回,她不再坚持,但要我抱着才能入睡。不过这天她已经没有第一晚那么哭得厉害了,看来是有些进步了。

到了第四晚开始,她虽然还是会在半夜醒来哭,但没再提起“奶嘴”这个字眼了。我试着不抱她,让她自己控制情绪,她起初是轻声地哭,然后就越哭越大声。我问她要些什么,因为我没想到彤彤到今天还会想要奶嘴。她也许已经明白奶嘴没有了,就是欲言又止,结果没说什么就一味儿哭,甚至叫。结果还是得安慰,还要睡在我的手臂上才能继续入睡。还好,虽然进展慢,但情况一天比一天改善。

直到昨晚,我总算不必再半夜安慰她入睡了。虽然过程辛苦,还好阿Yap支持。而且很明显地我看到彤彤比起之前爱说话、有活力许多了。而我也不需再为彤彤日夜叼奶嘴的习惯继续困扰了。当然,要彤彤不再靠奶嘴来安抚自己,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有一段日子。但妈妈相信你很快可以办到。加油!

不可能的任务

彤彤刚过的两岁的时候,我就开始想着要为彤彤戒掉叼奶嘴的习惯。一般的育婴书藉都说奶嘴应该到一岁半就停止了,彤彤已经迟了半年,再拖下去,会很难撇掉这习惯,而且也影响她的牙齿发育。

听了好多戒奶嘴的方法,老一辈的都说涂辣椒或风油等的。但我在书上看过,这样的方法会对小孩的心灵造成不良影响。我妈说我也是很爱叼奶嘴,直到他们当着我的面前把奶嘴丢进一条很脏的水沟,我才不敢再要拿奶嘴——但我觉得这方法太残忍了。哎,也不知有没有在我弱小的心灵造成创伤。而一般的书呢,就教人说奶嘴被仙女拿走了,什么什么的。我女儿少听仙女的故事,不会懂什么是仙女,行不通。

我想了好久,终于决定效法朋友的方法——把奶嘴剪破。因为这方法同样在一本专门教人如何替孩子戒掉奶嘴、抱枕、奶瓶等的书上提到。那天我在书店看见这本秘笈,真的如获至宝,毫不犹豫就将它买下作参考了。

可是,要什么时候行事,才是最好呢?这一个问题,又使我把事情拖了几个月。因为彤彤当时吃的奶嘴已经旧了(但很耐哦),奶嘴里头很脏了。要是我把奶嘴头剪破,里面的脏东西可能会跑进彤彤的肚子里。所以呢,我得先换个新奶嘴给她,然后才能剪。问题是,她不容易接受新奶嘴。我把新买的奶嘴给了她好几回,她都把奶嘴吐出,说不好吃。然后新奶嘴就搁在那里好一段时间,直到我终于找到机会。。。。。。

十一月中的时候,我们从吉隆坡搭飞机回阿庇,下飞机后彤彤一路上都没吃奶嘴。回到家里我就直接把旧奶嘴藏起来,直到她要奶嘴的时候我就把新的给她。我说旧的奶嘴遗漏在刚才的飞机上,乘飞机到远远的地方去了,拿不回了。解释了好几次,彤彤终于免为其难地接受了她的新奶嘴。当然,这也花了几天的时间,她才真正接受这新的奶嘴。

我想着在她对新奶嘴感情不深的时候就下手,没想到她却病倒了。不能在彤彤病倒的时候让她更难过啊。只不过她这一病,病了一个多星期。伤风咳嗽还发烧,身体的不适加重了她对奶嘴的依赖。病完之后,她几乎和奶嘴形影不离,无时无刻都想要奶嘴。我看在眼里,着急在心里,一直在盘算着该如何是好。我可不能让彤彤这样下去,总不能让她叼着奶嘴到上学啊!

昨天我把戒奶嘴秘笈里相关的题目看完了,里面有一句“As with pulling off a Band-Aid, the slower you pull, the more pain”。我决定不再拖了。而且今天她的爷爷奶奶会来亚庇,多两个人陪她玩,日子会比较好过。

正如我所料,彤彤看见奶奶很开心,从她睡午觉醒来看到奶奶起到吃晚餐的几个小时里,她不曾要奶嘴——换作是平时,她早已把奶嘴叼在嘴里了。我决定是时候下手了。我拿起剪刀,把奶嘴的最端剪掉了一块。不知是不是心中觉得对不起彤彤,剪的时候手竟然有点抖,肚里的孩子也踢了我两脚。因为怕奶嘴里头会有肮脏的东西,我把奶嘴用热水烫过后,若无其事地把破了的奶嘴放回平日的盒子里。

吃了晚饭,我和阿Yap想趁着奶奶在,两人去戏院看戏。可是想到待会儿彤彤发现奶嘴破掉会是什么反应呢?再想到迟些可能有很长的日子没机会去戏院看戏,而且只是两小时多,奶奶应该可以应付。我俩还是出去了。

坐在戏院里,观赏着汤告鲁斯的“不可能的任务”。我在想,我们也在进行着一项看似不可能的任务哦!看完戏回到家里时十一点多, 彤彤 还在玩。爷爷说彤彤刚才要奶嘴,把奶嘴放进嘴巴后很快就吐了出来。然后她把奶嘴拿在手里看了一阵子,说不好吃,臭臭,但没发觉奶嘴破了。我有点心疼孩子被我骗了,但也庆幸她没哭闹。

这一晚彤彤有点不同,比平时多话了,还向我和阿Yap讲故事!她讲了好久,我知道少了奶嘴使她难以入眠。讲了一个小时多,彤彤终于还是累得睡着了。今晚会是难挨的一夜,对彤彤,对我们也是。

吃烧肉

最近彤彤吃东西时多了一个习惯,就是将舍不得吃完的最后一口食物捏在手里,慢慢舔,细细嚼,直到满足了,才把那一丁点食物吞下。

通常她都是对自己喜爱的饼干或水果这么做,吃饭的时候一般都不会这样。昨晚我们带她出外用晚餐,没想到她可以把这习惯发挥得淋漓尽致。
我们点的其中一道菜肴是炸烧肉,顾名思义,是油炸的食物。一般上我都不太鼓励彤彤吃煎炸的食物,一来热气;二来她一吃下去就停不了口。可是要她看着我们吃却不让她吃,有点残忍;而且最近她变得不爱吃鸡蛋,唯有让她多吃肉以补充蛋白质的不足。
正如我料,这道有点咸又有点脆的烧肉很合彤彤的口味,吃完了碗里的就一直向我要更多。为她添了几次之后,我开始担心她再这样吃下去会喉咙痛。我知道要让她死心就是别再让那碟烧肉出现在她眼前。我和阿Yap一人一块,把烧肉吃剩一块。彤彤很坚持她要吃,我想就让她吃这最后一块吧。
我把烧肉切成更小片,放进她的碗里;她也很满意地一块一块捏进汤匙里,再送到自己的嘴里,直到最后一小片。。。。。。她放进嘴里,嚼了几口,又吐出来放回汤匙里;然后又放回进嘴里,再嚼几口,再吐出来汤匙里,如是重复了四、五遍之多。我们劝她把食物吞下去,要是掉了就没了,她没依。
最后不知是烧肉被她嚼得无味了,还是她已经满足了,就把那已经被她摧残的烧肉捏在指尖间,然后再用另外一只手一点一点撕下来,放进嘴巴里慢慢吃。我和阿Yap在一旁看着,有点想写个‘服’字给彤彤。这小妹还真会享受食物哦!

一步一步向前走

这几天,我终于放下了心头大石。

前几个星期,我一直在为彤彤迟迟还不能自己走路而感到担忧。我总是在想,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彤彤还不会自己走路呢?刚好就在育婴杂志上读到一篇关于先天性髋关节脱臼的文章,而这种问题多发生在自然产的女婴身上。于是我就和阿Yap说,如果彤彤到了19个月大还不能走路的话,我们就带她给医生检查。

在期间,我们就给彤彤“加紧训练”。阿Yap时不时替彤彤按摩脚板和小腿。除了平时多鼓励她自己走之外,我们还不时牵着她的手让她在家里走动。周末则带她到外面走走,甚至还带她到沙滩“漫步”、踏浪。

渐渐地,她似乎走出兴趣,走出自信来了。上星期,开始注意到她不时自己站起来,在自己方圆两三步路的范围走动。起初的两三步,慢慢地变成四五步,再慢慢地增加到十几步路,可以自由地在自己的房间里走动了。昨天甚至可以从自己的房间,走到对面的房间了。今天呢,不只要走到对面房,还坚持要拿着自己的宝贝抱枕过去!

虽然现在的她还在蹒跚学步,时而像企鹅,时而像醉酒汉。但至少可以肯定,彤彤没有所谓的先天性髋关节脱臼。看着女儿一天一天地进步,作为父母的我们终于放下了这方面的忧虑。现在则开始要想想有什么危险的地方得锁起来或围起来,免得彤彤不小心闯了进去。。。。。。啊,为人父母真的不容易哦!

剪指甲

彤彤的手指甲长的很快。在她几个月大的时候,几乎每个星期都得替她修剪一次指甲,要不然她粉嫩的脸蛋随时会被自己抓花。

在她出世十多天的时候,指甲长了我们一直都不敢替她剪。小小的手掌,幼细的手指,我瞪着她的手指甲良久,就是不敢剪下去。家婆也怕自己看不清,会剪到彤彤的手指。只是因为那时的彤彤还常常带着手套,所以也不会抓伤自己,我们就一直拖下去。直到陪月的婶婶忍不住,终于鼓起勇气拿起指甲剪替彤彤把长长的指甲剪了。虽然剪得不是很整齐,但至少不是长长的。之后几次都是婶婶剪的,都是在彤彤熟睡的时候,因为只有那个时候她的手才会静下来。

很快地,彤彤满月了,陪月的婶婶也离开了,指甲又越长越长了。我开始时还是不敢替彤彤剪,因为还有手套可以保护她免被自己抓伤。直到不知哪一天,我突然觉得,身为母亲的连指甲也不敢替孩子剪,以后还怎样想把女儿照顾好呢?然后就找了个小的指甲剪,趁着女儿睡觉时,开始慢慢地帮她剪。

还记得在剪下去的第一下,冷汗几乎冒了出来;手指像硬了般,小小的指甲剪怎么也压不下去。等我真的压下拇指时,却剪空了。咻!试了几次,终于听到指甲被剪断的声音。声音不响亮,因为指甲还是嫩嫩的。仔细地检查了彤彤的手指尖——还好,没事!于是我才开始放心地慢慢帮她把其余的指甲修剪完再把她的手套戴回上去,因为还是担心她会抓伤自己。

之后每一次都是这样,趁她熟睡的时候把她的指甲修剪好。当然,不是不曾失手的。有一次因为我剪得太进,把彤彤的皮剪破了。鲜红的血慢慢地从伤口渗透出来,我吓得呆了,怪自己怎么那么粗心。可熟睡的彤彤竟然没有半点动静,依然睡得甜甜的。啊!真的是小睡猪。

大概在彤彤三个月大时,父亲拿了玩具到她面前,在她手边晃了晃。她想拿。那时我才意识到,是时候把她的手套拿掉,让她去学拿并触摸不同的东西了。虽然还是会担心她抓花自己的脸蛋,但总不能过分地保护她而使她错过了学习的机会。拿掉手套后,出奇地她很少会抓到自己,显然是大人们过分担心了。只不过,拿掉手套后的日子,我要很勤力地替她修剪指甲。

现在彤彤已经快要岁半了,依然得等到她熟睡的时候才能下手。我曾经试过在平常游说她,要她乖乖地让妈妈帮她修剪指甲。可是呢,要不就是才剪了一下,她就溜了;要不就是指甲剪被她抢过去,自己玩起剪指甲的游戏来。

我想,彤彤心里会不会纳闷,为什么自己的指甲总会在睡梦中变短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