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后的尿片

最近彤彤变得不只对她的婴孩电视节目有兴趣,连广告也会多看几眼。平时只要看到电视上播的不是她的节目,她就会吵着说“要看baby台!” 不过,现在已经不再那么坚持了。

吃晚饭的时候,她瞟了电视的广告一眼,若无其事地说“尿片,彤彤的尿片。”

我看了看电视,差点没笑出来——那是女性月经时用的卫生护垫。。。。。。

换个角度想想,其实彤彤也对一半啦。只不过彤彤啊,这种“尿片”你要多等十年才能用哦!

Advertisements

挤呀挤

在沙巴的每个星期天,都是我们一家三口出外吃早餐的日子。

吃过了早餐,通常就是去巴刹买菜了。如果迟了,就得买菜头菜尾了。可是为了避免彤彤睡眠不足而闹别扭,我们通常都会等到彤彤自己醒来,然后就准备出发。是的,出发时间一向以彤彤为主,不管我或阿Yap依然在睡。

八点半,彤彤醒了。我刚好站在她的床头,对她挤挤眼睛,有反应哦!看来心情还不错。有时她醒来的时候,对她做什么她都是一味儿“不要不要”的。看她心情好,再看了看依然在半梦半醒中的阿Yap依然在挣扎着未能完全醒来,就问彤彤要不要去把爸爸“挤”醒。

彤彤听了之后双眼发亮,显然是对这新游戏很感兴趣,马上点头说要。说罢就放下手中的宝贝抱枕爬了下床。正等着她走向阿Yap的当儿,她却走向她的那堆玩具,不断地翻,口中一直说“怎么没有呢?”

我不住纳闷她在找些什么,挤爸爸用手就可以了呀!未几她就兴奋地说“找到了!”只见她满意地从那袋玩具餐具里,拿出一支番茄酱汁来,走到阿Yap身旁。。。。。。然后煞有其事地把“番茄酱”往阿Yap身上挤呀挤。。。。。。

彤彤,此挤非彼挤啦!妈叫你搔弄爸爸而已咯。

给爸爸拿!

晚饭过后,和阿Yap及彤彤在书店逛,直到书店打烊。阿Yap买了几本书。

为了可以快点到达停车场,阿Yap把彤彤抱起。我一手拿着彤彤的水杯,另一只手就接过阿Yap手上的那袋子书。

走了没几步,彤彤吵着要我抱。我让她看了看一双手上拿着的东西,告诉她说妈妈要拿东西,没手抱她。

一直以来,只要我告诉她这样的理由,她就会妥协了。没想到这次彤彤回我说,“给爸爸拿。”

我和阿Yap很马上交换了目光,显然我俩都有点不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

我们看着彤彤,她又说了一遍,“给爸爸拿。”

是的,我们都没听错。

我们都很惊讶这小妞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这个道理啊?她知道只要妈妈将手上的东西交给爸爸,就可以腾出双手来抱她了。看来以后爸妈是很难找借口不抱你了哦!可是如果不是腰痛未愈,我也不会拒绝抱彤彤。

乌龟

傍晚,在外婆家。明天就要回到沙巴了,为了让外公外婆可以多看外孙一阵子,就比平时多逗留一些。

大家都在客厅看电视。电视上播放着的是关于战争的纪录片,子建和我爸正聚精会神地看着。彤彤看着电视,突然抛出一句——“乌龟。”

我没在看,奇怪怎么战争纪录片里会出现乌龟?其他在看的人也不明白彤彤所指何物。我抬头看了看电视荧幕,看见的是头戴绿色头盔的军人在草丛中匍匐前行。。。。。。

哎呀。。。。。。

前两天我们在赶往LCCT的路上,尽管带路的家公一再提醒,驾车的阿Yap还是误了路口。

我们有点责怪阿Yap,毕竟在紧张关头。阿Yap不满说家公应该讲“左边”还是“右边”,而不是一面指。我帮理不帮亲,解释说家公刚才有讲了是左边。乱了一轮,大家把注意力转向寻找回头路,以便转回去机场的方向。气氛其实还有点儿紧张。

这时彤彤突然抛来一句夸张的“哎呀。。。。。。”,好像她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也来责怪爸爸一轮。刚才我们都没有这样说呀!她怎么懂得用这样的反应啊?不管怎样,我们都笑翻了,连她板着脸的爸爸也忍俊不住,笑了起来。气氛当场轻松起来了。

刚才我们在前往巴刹的路上,一辆走在前面的车子在交通灯依然是绿的时候要走不走的。阿Yap跟得有点不耐烦了,但还没来得及讲什么,被我抱在怀里看着车窗外的彤彤突然又抛来一句“哎呀。。。。。。”

阿Yap很惊讶地看着彤彤,然后忍不住又大笑了起来。阿Yap说他当时真的要把这句讲出口,只是脑袋还未来得及处理,彤彤已经帮他把话讲了出口。这小瓜呀,似乎越来越看清大人的习性了哦!

挂著

和彤彤回到家乡一个多星期,她也好多天没见到爸爸了。

临睡前我把她抱在怀里,问她有没有挂著爸爸。她很直接地说,“没有。”

噢,我想阿Yap知道后一定很失望。

没想到彤彤随即又指了指挂在墙上的衣服说,“挂著。。。。。。”

我差点没给弄昏。

彤彤啊,此挂著非彼挂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