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直post

这段日子其实都尝了不少值得分享的美食。可每次照片拍了,收据收着了(上面有着餐厅的地址和联络号码嘛),然后就拖到连收据上的字也化了,也没把照片给放上这里。有点可惜。

我决定好了:尽量在吃着的时候就把照片给post上来,可以的话就加上简短的介绍,就好像最近的一篇。所以呢,现在开始的post,应该不会再像以前的那么长篇了。因为如果要写得多,就得等到两个小瓜都睡了、我的功夫都忙完了,才能慢慢写。而这样的时候,实在少之又少。。。。。。

Advertisements

殉落的小天使

今天阿Yap给我看了一个朋友发给他的短讯,关于那位朋友的初生女婴。我知道那位朋友的太太临盘在即,原来今天生了呀。看了短讯的开头,一般上都会猜到下半段一定是写女婴有多重之类的。没料到接下去的那句,竟然是说女婴去世了。。。。。。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再念了短讯一遍。我没看错,吃惊得不能言语。曾经与那位朋友一家偶遇,吃过一顿下午茶。大女儿有三岁多了,我们还问什么时候要生第二个。前几个月知道他太太怀孕了,还替他们高兴。但没想到原本高高兴兴迎接新生命的一天,却变成这样的结局。

在我怀着彤彤三个多月的时候,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流产了。当时是凌晨,我担心得马上把阿Yap唤醒。诊疗所还未开,阿Yap也没法子,只能安慰不住地哭泣的我。然后两人不知怎样挨到了天亮,找医生检查确定胎儿安然无恙之后,才放下心头大石。那一次之后,我知道从怀孕到诞下健康宝宝不是必然的。

现在朋友的太太辛辛苦苦怀胎十月,孩子却早夭,我相信她的心比生产时身体所面对的疼痛还要上千百倍。希望他们一家人能够坚强地面对,往好的方向看。

昨晚发了个梦,梦见自己被亲人误解。

百词莫辨,只有痛心地哭,哭得歇斯底里。

忽地听见彤彤叫妈妈,从梦中挣扎醒来,竟也发现泪眼两行。。。。。。

失去。。。

心情好沉,好沉。那头打内战;另一头地震又海啸,还说差点会吹到沙巴来。还好,上天保佑,海啸最后没有在沙巴着陆,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希望不要再发生这样的天灾,劫后余生的人们能够坚强面对。

地震后的第二天,亚庇下了一整天的雨,像是为日本的不幸而哭泣。一直到傍晚,大妹妹打来的电话,我才知道,让上天哭泣的,还有一位刚离世的朋友的父亲。

虽然朋友已经早有心理准备,但子欲养儿亲不在的遗憾,不是人人能理解。

朋友,希望你可以开怀,可以坚强面对。要知道,我们都支持你!

请排队!

话说今天下午和阿Yap到购物中心吃午餐。吃完了饭后有些尿意,就到厕所去小个便。

这洗手间还真的有点小,三间厕所一字排开,三个较胖的女人站在里面等,已经把洗手间站满。我就只好站在门槛处等。其他两个女人陆续进入厕所了,只剩下另一个中年妇女和我。

那妇女站在对门口的那间厕所,而我排在她后面,刚好依然站在门槛处。我一直认为这样的排法是最公平、公正的了——大家排成一线,哪间有人出来就进哪间,先到先进;而不是各人排在各间厕所前面,一直等到里面的人出来才能进。要是一个不好彩,里面的人闹便秘而你的大肠已经是万马奔腾,等着大解放——祝你好运了!

当然,很多时候还是有很多不识相的人“不懂得”这样排,或者根本无视于正在排队的人,一个箭步冲向前抢先进闸。在我担心着如果有人真的这么不识相走到里面去,我该怎么告诉她的时候,有人在我后面说,“Excuse me……”

我才转回头去想看是谁在跟我说话,那看来有十多岁的女生已经擦过我的身边进到洗手间里。我静静地看着她,猜想她也许只是想洗个手。没想到她竟然敢敢站我和中年妇女的前面等着进厕所!

小妹妹,你以为我们两人站在那里干嘛?!在享受厕所里的气味吗?中年妇女没吭声,而我已经脑上火了,想也没想就隔着中年妇女对女生说,“Can you please queue up?” 没想到她好像没听懂,满脸疑惑地看着我。

在沙巴常有这样的情况出现——凭肤色是看不出对方是什么人,该讲什么语言。所以为免出糗,我通常在无法缺定对方是否华人的时候,说英语。没想到她竟然听不懂(还是以为假装听不懂就可以过关?)。我又换马来文讲了一遍,她还是一句“huh?”

我不气馁,再换回英文,提高声量边指我的后面边说“Can you queue up?” 这时她才好像如梦初醒般“哦”了一声,走回出来,排到我的后面。可能意识到自己刚才讲得不是很礼貌,所以在她经过我身边时我讲了句“Thanks!”(或者是谢谢她肯合作,没让我下不了台?呵呵!)

上完厕所出来,看见排队的人突然多了好几个。大家都顺着排成一排到门外——这样不就很好了嘛!以后就请大家多多合作,乖乖排队了哦!谢谢!

长命百岁!

这几天的心情都很灰。

即使是阿Yap这几天有较多的时间带我们母女俩出外,回到家里脑袋便不停地想,想将来的路该怎么走,又回想以前的走过的日子。脑子不停地转呀转。。。。。。人家说脑子不用会生锈,但我这样用法,可能会使它疲劳过度,脑子坏掉,人也疯掉!

待我终于可以制止自己继续胡思乱想,去面子书八八朋友们的近况,却得知朋友的父亲去世了。生离死别,本来就是我们常常都得面对的,可是当它来临时,却总是把我们逮个措手不及。这是半年来,我所知第三个朋友的父亲离世。

两个星期前,表姐的丈夫去世了,才三十多岁!虽然表姐夫身体一直抱恙,表姐也早有心理准备,但当死神真正降临的那一刻,叫人怎么面对呢?

我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最亲的人离去是多么难以面对又残酷的事。我希望我们的父母、亲友、子女都是长命百岁,健健康康的。

时间不够用

想做的东西越来越多,可是时间却越来越少;

想做这,想做那,结果什么也做不了。。。。。。

天啊!可不可以给我多一点时间与精神?

啐!大吉利市,我不是身怀绝症啦!

我的下辈子

今天有人突然间问我,你打算就这样过一辈子吗?

我怔了。这个问题我已经停止思考有好一段日子了,因为这个问题总让我伤透脑筋之余却无法厘清。没想到今天有人会挑起。

我说,这个问题我还在思考着。

很多人替我觉得可惜,毕竟我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才不过三十出头。

我想了很多,想了返回社会工作vs继续专心照顾女儿的利与弊,左称称,右量量。

哪个较重?

我得不到答案。

我只知道,我心里放不下宝贝女儿。

已经开始懒了。。。。。。

等下就要去做第二次的物理治疗了,感觉上好不想去,因为懒,因为觉得麻烦。

可是不能不去啊!要是再恶化下去,想不去照MRI也不行了。
虽然没人能担保做物理治疗一定能治好我的腰痛,可是不去的话,就一定不会好了。而且做了第一次的物理治疗后,感觉好多了,骨骼松了。

现在才需要费RM5一次去做轻松的物理治疗,还是乖乖的去做好了。只是阿Yap啊,辛苦你了,要你常常丢下工作。

希望我的腰痛早日根治,所有疼痛远离我!

报告出炉

终于领了检验报告。

战战兢兢地走进医生的房间,一眼就看到两张自己的X光片夹在墙上的看板上。来不及等医生开始讲解,我已经忍不住盯着X光片猛看。虽然自己看不懂,但至少可以比较一下右边的盆骨和左边的有何不同、有什么异样。好像没什么不同呢?为什么总是在痛?脊椎骨的那张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医生说盆骨看来没问题,左右都几乎一样。至于脊椎骨呢,就比正常的弯了一点点,而且其中两节连接处的软骨看来是薄了,两节骨头之间可能有摩擦,造成神经线的压挤而使到下面接近盆骨的地方疼痛。照情况来看并不严重,不需要开刀。验血报告也没问题。

我一听到不必开刀,心里的大石才放下。虽然很多人都说连生产的阵痛这关都过得了,就没什么疼痛是可怕的了。但是自然生产过了几小时就可以下床走了,开刀做手术可不能哩!这样躺在床上几个星期,滋味一定很难受。

当然,医生说如果要真正查出原因,就得做另一种叫MRI的扫描,那可要费一千大元!一定是我那吃惊的反应吓着了医生,医生马上说那不一定要做,先做几次物理治疗,一个月后再回去让他检查进展如何。还好,医生还写信让我带去住家附近的政府医院,好让我在那里做物理治疗。这样不止可以省下一笔费用,也不必常常要阿Yap放下半天工作来载我做治疗。

希望物理治疗会有效,希望我的身体早日好起来。生病不止身体难受,荷包也会变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