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mbunan一游

为什么会跑到Tambunan来?因为西洋菜。之前听卖菜的阿嫂说她卖的西洋菜是从Tambunan来的,而那些西洋菜是我在亚庇吃过最好吃的,甚至可以跟武吉丁宜的相比。于是我觉得Tambunan应该是的地洁人灵的地方,跟武吉丁宜一样是很凉爽的。所以这天就和阿Yap带着彤彤来了。

Advertisements

古达行之二

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在陌生的地方,昨晚彤彤一直翻来覆去,睡得很不安稳。这使到原本就一直担心自己睡得太沉而可能会压着彤彤的我更加难以入眠,多次醒来察看。

一直到了凌晨五点多左右,我已经是完全没有睡意了。看到窗外已经开始亮了,我不住拉开窗帘来看,只见天边开始呈现鱼肚白了。是的,要开始天亮了,太阳正从某个角落,慢慢地冒出头来了。等待天亮的念头在我脑中闪过。可是昨天我们才看了日落,日出应该不会在这里看得到啊!而且等下回家还有很远的路程,如果再不睡,待彤彤醒了我就没机会睡了。年纪大了,睡眠不足很伤身体哩,还是去睡觉吧。

结果我就回到床上,闭上眼睛躺着,躺倒不知什么时候才睡着了。等我再次醒来时,彤彤已经醒来嚷着要“Nen nen”了。窗外已经变得很亮,一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就射了进来。太阳就正正在海面上,是从我们面前的海的尽头升起的。啊!这么说美好的日出和我们只是一块窗帘之隔,而我们却错过了。以前和朋友们去到海岛,多会提早爬起来,跑去海边等日出。有一次甚至直接躺在海边直到黎明,腰躺得直了,脸部也被海风吹得发麻了,结果太阳却在山边出来。接着的还有后遗症——听了一整晚的海浪声,回到房里睡得朦胧时竟把垃圾袋被风扇吹得沙沙作响的声音听成海浪声!

现在这么轻易就可以看到从水面升起的太阳,却擦肩而过,好可惜,也是我们这一程最大的遗憾。可是如过问我会不会再来,以弥补这个遗憾——嗯,我想我的腰近期内是不适合再经历另一次颠簸的路途啦!

睡到日晒三杆(其实也还没到早上八点啦!),这才发现原来我们的房间可以看见日出!
真的好可惜,很少机会可以有这么好的角度来看日出,可我们却错过了。
  
这就是我们所住的酒店了。因为太晒,结果我和彤彤就坐在泳池边看阿Yap游泳。

彤彤一脸认真地全程观看爸爸游泳呢!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是我们在回家的途中看见在田边吃草的牛大哥们。

古达行之一——天涯海角 (The Tip Of Borneo)

从怀孕后开始到现在,我已经有一年多没出远门旅行了(当然,从西马飞来亚庇是不算数的)。带着娃娃,不是说要出门就出门,要去那里就去那里,事事都得以娃娃作为第一考量了。或许是我顾虑太多,不够洒脱,因为有些朋友可以带着娃娃出国去,去澳洲,还有的去南非!
无论如何,这一趟至少是我们踏出的第一步。我们先选了这个算是较近的地方——从亚庇到古达大概要两个小时多的时间,有了这次的经验啊,下次就可以去更远一点的地方了。
这一天我们原本打算早上十一点左右出发的。结果等彤彤睡醒、吃饱冲凉,把所有行装搬上车,出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了。照着时间来算,我们抵达古达是大概是下午二时半左右,酒店在下午两点可以登记入住,可是就过了吃午餐的时间。
我们驾了半小时的车就在一个叫做斗亚兰(Tuaran)的地方停下来吃午餐。阿Yap曾经在这里吃过便宜又好吃的老虎虾,我没试过,每次都在听阿Yap讲,听到口水都流了。今天终于可以顺道来吃了!
那是一间蛮旧的茶餐室,叫做乐群。忍住即将流出的口水,点了朝思暮想的老虎虾,结果被残忍地告知——今天没有老虎虾。哎,今天没口福了。结果随便点了两个干捞面来吃就继续上路了。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没有太多的雨,也没有特别的晒。一路上经过不少乡下地方,房子几乎都是高脚屋,散布在东一间西一间;偶尔有些较集中的都在稻田边。这里没有像西马的高速公路,都是一些狭窄的路,车子一来一往。有时跟到在罗里后面,就得等机会超车,要不就跟在后面兜风、吃黑烟了。
彤彤呢有时乖乖地坐着,有时不停地翻东西。颠簸的路让我连自己都坐不稳,还得抱紧不停探索的彤彤,真的有点吃力也。但也就因为这颠簸的路,当我把彤彤抱入怀里轻拍,她就开始昏昏欲睡了。而阿Yap呢,则全神贯注地驾车。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去古达,没有地图,就只能靠路上的指示牌。马来西亚的路牌啊,有时真的会把你耍得团团转。曾经有一次我们在古城马六甲循着路牌指示在同一个地方兜了好几圈都找不到我们要去的地方,却经过了同一个坟场好几次,差点以为撞到肮脏东西了。
今天虽然没被指得头晕,但也走得步步为营,一路不停地看路牌。因为一旦错过了一个,你可能就不知道接下来的路口该转左,还是转右了。好几回在一些关键时刻,都没有路牌而唯有靠感觉来走,希望再走下去会见到想见到的地方名。当走了好一段路都看不到相关的路牌,真的有点想调回头。还好,一路上还算蛮顺利的,我们都没走错路。
抵达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时了。哎,亏了两小时给酒店呢!这酒店算是古达最好的酒店了,虽然只有三星,但有一流的海景。在酒店的大厅就可以看见蓝蓝的海,心情也随之倘阔起来。
我们把东西搬进房间,收拾一下并把彤彤喂饱后已经快要五点了。我们之前从网上得来的资料说去天涯海角的路程大概要将近一小时,再不出发也许会错过了日落。接着我们又再次出发了。临走时我们顺便问了问酒店的接待人员,看有没有更容易到达天涯海角的路线。答案是:如果我这样告诉你们,你们也可能找不到,每条路线都是差不多的。
好!靠自己!我们又再次靠这些未必可靠的指示牌上路了。离开酒店我们驶向来时路,因为刚才我们曾经见到“Tanjung Simpang Mengayau” ,也就是天涯海角所在地的路牌。结果我们还没去到刚才经过的地方就看到有另外的指示牌,指向去“The Tip Of Borneo”的方向,我们就循着方向走了。一路上经过了偏僻的村子,绿油油的油棕园,浓密的森林,最后经过一个像棉花白的沙滩,全程不用一个小时我们就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天涯海角!
一下车我们就听到海风呼呼作响,不停地吹向我们,连差不多要睡着的彤彤也为之精神一阵。来到这里才算见到一些游客,刚才在路上见行驶的车辆寥寥可数,还真的有点担心这里是荒凉的。从停车场一路走到真正的最北端还有一小段路程,那是汽车不能走的。一路上风光都是那么的明媚,想到即将可以见到夕阳西下的景象,即使抱着彤彤走,腰痛也不要紧了,还不停地要阿Yap给我们到处拍照。

我们在那里逗留了大概四十分钟,看着天边随着像咸蛋黄的太阳慢慢地变成金黄色。这一幕就足以让我们觉得从这么远来到这里是值得的。虽然还想多留一阵子,但想到回程还得经过寂静幽暗的路途,我们没有等到太阳完全消失在水平线下便离开了。当我们还在穿越浓密的森林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我不住地想象着老虎或大象之类的动物从树林走出来,拦截我们的车子!

我们循着指示牌,终于在晚上七时回到古达市。我们没有回酒店,而是直接到古达的街上找吃的。结果却发现大部分的店铺已经关门了,街上寂静一片。因为之前听来自古达的朋友说这里晚上有一间餐馆还不错的,我们才不放弃地绕着街上转了几圈。终于我们找到了这家叫做“金河酒楼”的餐馆,享用了我们的晚餐才回酒店休息。

我们对面的山头一路走来,迎着海风走向绚丽的夕阳。
这就是天涯海角的地标了,一支旗杆和一个写着“The Tip of Borneo” 地球的模型。
这不是传说中的天涯海角,只是从山上往下看,海边的一角而已。

从梯级看下去,就是我们千里迢迢来看的——天涯海角(The Tip of Borneo)了!
栏杆上虽然写着不能逾越,但几乎每个游客(包括阿Yap)都会忍不住以身犯险,只为了能迎着海洋,站在婆罗州的最北端。

这是阿Yap从岩石处往上拍的照片。我抱着彤彤,从上面远处观望。
左上角的呢,就是一对正陶醉在二人世界中,不停地抱在一块从每个角度自拍的情侣。^_^

这是站在岩石上,往左边所可以看到的景色。

岩石上有不少大小不一的洞,不仅有水,有些还有螃蟹呢!

沿海的岩石上长满了不少苔藓。

这就是从最北端观望的景色了!
这张照片是我最喜欢的一张,很有沧桑的感觉,多希望我可以抱着彤彤和阿Yap站在同一个角度眺望。

要走到最北端,得经过这个天然的阶梯。看似容易走,但其实这地方是很滑的,一不小心就会滑倒了。

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不得不在这个时候讲句——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不消一阵子,这黄澄澄的太阳便会连同今天最后的阳光沉进海里。

寻沙白螺记

今天是阿公(最高元首)的生日,阿Yap和他的叔叔们难得不用工作,于是就向人打听了这个听说有很多沙白螺可挖的沙滩,打算去挖个一桶半桶回家为晚餐加料。

我们可是很认真的哦,还特地去买了几个小铲子,准备去挖个满载而归。我们抵达的时候大概是下午四点多,海水已经退到整公里外去了,即使是不会游泳的我,也可以到平时被海水深淹的地方去行走。阿Yap更是兴奋,迫不及待要到那里开始挖掘了!

我们把车子泊在大路旁,阿Yap的叔叔和婶婶就沿着海滩旁的防浪岩石,慢慢走下去,然后到海滩。可我却不敢冒着跌倒的危险,走这捷径。于是阿Yap就带我,沿着海岸驾车子去找比较平坦的地方,让我可以安全的走到沙滩。

显然,这地方并没有得到地方政府的照顾,公厕失修,小食摊也只有一档在营业,而且才卖一些零食和饮料。我们在没多远的停车场泊好了车子,虽然看不见进入沙滩的路口,但心想既然有停车场在这,还有人在附近走动,一定有入口。

果然不出所料,有人骑着摩托向草丛驶去。我们循着那方向去,果然发现草丛中有条小径。可以发现这里曾经有一排供游人坐的石凳,但都被草丛淹没了,好好的设施这样荒废掉,真可惜。

我和阿Yap沿着草丛中的小径,走到了沙滩。这沙滩的沙是又幼又白的,有股想赤脚在沙滩上漫步的冲动,但被满地的垃圾打住了。看来人们的环保意识还有待灌输!

涨潮时,海水会有多深呢?海水退下后的海滩,可以看到很多我们平时在陆地看不到的小生物。

海星!这次应该是我第一次在海滩上看到的海星,以前都在水族馆里看。颜色虽然不妍丽,但已教我兴奋不已。看它不动声色的,其实下面的触须在不停地移动,想逃离我的视线。放心吧,我不会捉你啦!

这应该是海草的一种吧。平时看到的都是一些海藻,这种我还是第一次看。

阿Yap和他的叔叔、婶婶一定在纳闷,为什么找了一个小时多,都没看到半颗沙白螺呢?是方法错了吗?还是被人耍了?

看来人家的收获不错哦!是时候向别人请教了。

太阳开始下山了,远处还可以看到一些像我们这样在‘寻螺’的人。

找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沙白螺找不着,只找到这三颗像钳子螺的蚌类。我们五个人,一人也分不到一个,结果也没把它们带走。

沙白螺没看到半个,却有很多螃蟹,但都太小了。阿Yap把这螃蟹铲了起来,看了看就放下了,但小螃蟹看来已经被吓得屁滚尿流,四肢瘫痪。呵呵!

多美的夕阳!不消一阵子,整个咸蛋黄就会沉到海里,四周就会变得漆黑。嗯,还是快点离开为妙,等下还得穿过那草丛呢。

夕阳的对面,就是这接班的月亮。明天是十五,月亮已经开始变得圆圆的。

海洋公园——香港

一月十一日。这一天,原本的计划是要去大屿山看大佛,去大澳渔村走走的。因为前天听了Lily的一番话,说海洋公园是Must Go的,再加上昨天玉萍也刚好去了,极力推荐一定要去海洋公园,于是临时把行程改了。大佛,就留到下一回才看吧!

我们搭地铁来到了金钟那一站,要从那儿搭巴士去海洋公园。很幸运地遇到地铁公司刚好在作宣传,只要填上姓名和电话,就可以以优惠价HKD185购得海洋公园的入场券,平常可要HKD208的哦!结果我们就剩下了几十块港币。哈哈!意外收获!

巴士在海洋公园的另一个路口——大树湾入口停车,一下车,就看到这美丽的海景。
这倚山而建的《越矿飞车》,单是看已叫我双脚发软了。只好委屈阿Yap自己一个去排队玩。一边等他,一边听到旁边的小女孩一直在哭着说“妈咪,妈咪,我要玩!”她就那样在那里足足哭了二十分钟,她的父母也很好耐性地没喝止她再哭,也没带她离开。心里不住纳闷,为何不让她玩呢?等阿Yap玩了回来,才从他口中知道那女孩是因为身高不足,所以不能玩。
从大树湾入口进入海洋公园,一路上有好几个长长的登山电梯,把游客载送到较高的景点去。从电梯,可以俯览香港的海景。
《冰上冒险奇缘》。我们迟了进场,只看了一阵子。 都怪我们三心两意,一会儿想看这、一会儿想看那,犹疑得来嘛,什么都迟了。

太平洋海岸——工作人员在喂食海狮。这些海狮的胃口可不小,可以一连吞下几条鱼。当然,它们不只是会吃,也会根据指示作出不同的动作来逗乐游客们。

虽然不在大海,但海狮仍可在水中畅游,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羡慕死我了。

开饭啰!工作人员一从水面上倒下了鱼粮,原本宁静的水,就马上被鱼儿们争先恐后抢吃弄得热闹起来了。


潜水员潜进了这个饲养着许多大鱼的缸里,饲喂里面的鱼类。看到像他体形大小的鲨鱼和魔鬼鱼在他身边游过,真替他捏了一把冷汗。还有这只海龟,终是绕在他身边游来游去,等吃。

海洋公园里最出名的表演,可要数这《海洋伴我心》的表演了。这可是我第一次看海豚表演哦!佩服海豚的敏捷与聪明,看这表演的时候,还有一丝丝的感动。只可惜我们低估了这表演的魅力,仅提早5分钟进场,结果连站的位子也难得,只得站在山顶区,踮着脚看,还得防范被人摄了位。

看,这么大的表演场地,观众席上是座无虚席。

看完了表演,我们就进到水母万花筒去看水母。这小小的水母附在其他的植物上。

不敢想象,要是被这水母缠上了,后果会有多严重。还是隔着玻璃看最安全。
小小的水母,半透明的身体透过灯光的照射,很是好看。

一对新人在岚湾茶座举行结婚仪式。新娘子啊,天气那么冷,小心着凉哦!

看到这么多的缆车,我才明白为何那么快就可以消化掉长长的人龙。刚才等缆车的游客排了几百米长,还以为得等上一小时,结果不到20分钟就轮到我们了。

精彩的特技表演,连熊猫园里的大熊猫也禁不住爬出来偷看了。

可爱的小熊猫垃圾桶,好想抱回家。

中西区—岁月流金之旅及太平山——香港

一月十日。吃完了早餐,我们就拿着从机场得来的《香港漫步游》手册,随着它的“中西区—岁月流金之旅”的路线,搭地铁来到了路线的起点——上环地铁站。不得不提,香港的‘八达通卡’实在是方便。一卡在手,不仅可以乘搭交通工具,更可以买入门票,还可以在便利店买东西!

香港的地铁,长长的,班数也频密,即使搭客众多,也可以很快消化搭客的流量。而且覆盖范围很广,要转搭另一条路线也很方便。

西港城 Western Market

从上环地铁站出来,我们就一直走到第一个景点——西港城。西港城是香港的法定古迹,建于1906年,原为船政署旧址。到今天,应该是改为商场了吧?!我们进到里面,看到的是一些商店及餐厅,二楼全是卖布匹的,三楼则是一间餐厅,从它的布置看来,应该是蛮讲究的餐厅。

这是在西港城里面的一间花店,经过这店的时候可以嗅到阵阵的花香,精神也为之一阵!从远处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塑胶花。

摩罗上街(古董街)Upper Lascar Row

离开了西港城,我们没依照手册的路线,跳过了参茸燕窝街、海味街和药材街(其实也因为看错了图,误了路线却懒惰折回,嘻嘻),直接来到了摩罗上街。摩罗上街也叫做古董街,有很多的古董店在这里。我们对古董认识不多,也不太感兴趣。令我们感到惊喜的反而是那些六、七十年代的香港电影的一些东西,譬如海报及名信片。

这是我们经过某个档口时看到的,主体好像是用石头做的。

这条街有好几个档口都摆卖着像这些怀旧的东西,有些蛮特别的。

这张李小龙的小卡,原价HKD30,和阿嫂讨价还价一轮后,以HKD20交易。我们不算李小龙的粉丝,但觉得这卡好得意,上下移动它,从不同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李小龙在舞动他的双节棍哦! 好势利!

文物庙 Man Mo Temple

走完了摩罗上街,我们经过楼梯街,来到了文武庙。听说文武庙内的文帝文昌帝,掌管功名和官禄,不少望子成龙的父母都会来这里上香,所以在公开考试放榜前夕,这里的香火会分外鼎盛。不知道这几天是不是有成绩放榜,只看到有很多善信在烧香。我想进去看看,结果才跨过门槛,就被烟熏得眼泪直流,逃着出来。

这是文武庙的外貌,来的人有些时善信,有的就是像我们那样的游客。

一跨进门槛,就被浓浓的烟熏得眼泪直流,不得不折回头。佩服里面的人还可以待那么长时间。阿Yap有先见之明,老早就决定不进去,站在大门等。

荷李活道  (Hollywood Road)

从文武庙出来,我们就沿着荷李活道一直往前走。荷李活道也是一条以古董文明的街道,路上看到不少的店铺是售卖古董或艺术品的,大部分都很精致,想必价钱不菲。还看到有个街头画家在路旁绘画,他画的是抽象画,我们的艺术细胞不够发达,看不懂画中的是什么。

荷李活道,好像曾经在香港电视剧看过这路牌。

不知是哪位艺术家的杰作?连消防喉也不放过?!

这是在荷李活道街尾的一间店铺外看到的,很特别哦!

前中区警署 

离开了荷李活道,我们经过了前中区警署。这栋建于1864年的历史建筑物是不开放参观的,我们只是路过,从对面路看看而已。

前中区警署,一座风格独特的建筑物。

中环至半山自动扶梯

我们经过了有很多餐厅的SoHo荷南美食区,然后又搭了一段“中环至半山自动扶梯”(据说这是世界最长的户外有盖电动扶梯)。这电梯很真的很长,当然不是一直连贯着的,而是之间有不少中断的地方,好让游人可以在到了自己要去的地方,可以随意进出。电梯的两旁有不少的店铺和餐厅。

我们从电梯的半途走了出去,走到了兰桂坊。由于当时是中午时分,没机会见识到这里繁华的夜生活。

走过了兰桂坊,我们又去看了都爹利街石阶及煤气路灯。在这里的四枝煤气路灯,听说在香港已经绝无仅有了。

走完了兰桂坊,看到了这外表很独特的建筑物——艺穗会。不确定这地方的用途,应该跟艺术有关系的吧?!

在香港的马路上,行人会越过马路的地方,路面上几乎都有这样的提示。我觉得很好哦,尤其对我们这些人生路不熟的旅客来说,过起马路来更安全,更放心。

太平山 The Peak

中西区—岁月流金之旅算是完毕了,比我们预定的时间早得很呢!因为我们的所在位置已经接近去太平山的路程,所以就决定直接去那里。从都爹利街,我们一直走到炮台里。走到这里,我的双脚都几乎发麻了,好久没走过那么长的路途了!坐在一旁的长凳子休息了一会儿,喝口水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原来自己右手的骨节眼上的皮肤,已经被干燥的空气吹得裂了,还渗了一点血丝。这个部位自从被纸张割过一次之后,就变得很敏感了。现在发现已经干裂了之后,才觉得痛,唉,真是后知后觉。因为天气一直冷冷的,我们根本没察觉到其实空气是那么地干燥。也不知是不是这原因,我俩的眼睛也开始又干又痒,还红红的。事先没有准备,唯有迟些去买些护肤品来敷啦。

休息完毕,我们又一直往前走,走到了圣约翰教堂。教堂的前面正在维修,我们也不是教徒,所以在外面看看就继续往前走了。经过了长江公园,再穿过几栋大厦,再走了一段路程,我们终于来到了下一个目的地——通往山顶的缆车站。这时才大概下午一点半。

来香港前有在网上找了资料,知道有蜡像馆套票优惠,直接就去柜台买了。HKD180,包括杜莎夫人蜡像馆的入门票,乘搭来回山顶缆车和摩天台入门票,原价可要HKD203哦!

上了山顶之后,我们除了进蜡像馆,还在EA Experience玩电动游戏,是免费的哦! 我和阿Yap对打了两场,结果都是他赢。他玩得很开心哦,应为可以名正言顺地‘打’老婆。哈哈!

参观完了该参观的地方,才不过下午四点钟。虽然听说在山顶看夜景是最棒的,但因为不想花太多时间在同一个地方,分秒必争,还是早点下山去别的地方吧!

下到山,看到山脚的车站已经开始排长龙啰,看来他们都是准备上山看夜景的。我们去别的地方看吧。

山顶缆车是很有历史的交通工具,超过100年了。这就是载送我们到山顶的缆车了,这当然是已经改良过的,不是100年前的那辆了。

山顶缆车公司的标志,不知是否也同样经过改良呢?

从缆车看出去,可以看到香港的景色。缆车轨有些部分是蛮倾斜的,差不多有30度。

从山顶望到的海景。不知是不是受天气影响,远处有点白茫茫的。

从山顶可以看到香港高耸林立的建筑物,多么繁华的都市。

阿Yap,你在看什么,看得那么入神啊?这是在山顶广场三楼的平台,上面有几台供游客免费使用的望远镜。透过这望远镜,连在山下走动的行人都可看到!

中环天星码头

从太平山下来,无意中发现原来可以从这里乘搭巴士到中环天星码头,还是上层露天的双层巴士,于是决定一搭。谁知错过了第一辆之后,等了超过十五分钟才来的第二辆是单层的!我们不甘心,待那辆走了之后,又跑回车站去再等。和我们一样傻的还有一个带着两个孩子的爸。终于还是让我们等到了!虽然时间花去了,但刚好就可以让我们在车上看到香港入夜的景色。

巴士在中环天星码头放下了我们。码头的风超大,冷得我连拿相机的手都在斗。我们在那里各吃了一块蛋糕,就乘着渡轮,从中环天星码头坐到尖沙咀的天星码头。航程虽短,但可以看到沿海的景色。

幻彩咏香江 A Symphony of Lights

抵达尖沙咀的天星码头时已七点多了,到了八点,就可以看到闻名的幻彩咏香江了。因为之前听朋友说可能表演停止了,我们也是抱着一试的心情去等。大概七点四十五分,已经有很多的人聚集在香港文化中心旁等候表演了。不久有关于表演的广播播出,确定表演并没取消。终于可以如愿以偿,看看这期待已久的表演了!

幻彩咏香江,也许是期望大,失望也大。表演没有预料中的惊喜,觉得可以做得更好。无论如何,至少曾经看过。

星光大道 Avenue of Stars

在香港文化中心旁看完了幻彩咏香江的表演,我们顺着海滂,一直走到了星光大道。今晚的游客很多,即使是在那么寒冷的天气下,站在海边吹风的人也不少。

我们走了一整天的路,晚餐也还没吃,真的是又饿又累。但因为对食物的执著,我们今早说好了要去香港最著名的云吞面店——麦奀记。昨天听Lily的丈夫说在时代广场附近,所以我们忍着肚子,坚持要到铜锣湾的时代广场附近去找吃。

在星光大道上载歌载舞的人,好不热闹。

铜锣湾 

随便走走星光大道,看了几个明星的手印,就开始步行到地铁站,向铜锣湾出发。

铜锣湾的街道,似乎越夜越热闹,满街都是人头涌涌。

我家后面有飞禽走兽

我们在沙巴租的是双层排屋。那一间屋子,后面有块不大的地。别看小这片土地,除了我们可以在上面种些吃的菜,还有其他的小动物在这里找吃及活动哦。在这里住的一年里,见过有四脚蛇(在隔壁家的水渠找吃)、青蛇(连续来了几天,停在篱笆上看风景看了一整天就走了,我也看了它一整天。。。。。。)、小猫以及好几种的小鸟。

由于屋后有棵树,树上有很多小鸟爱吃的果(我搞不清那是什么果子,因该不是人吃的),所以每天都会有很多小鸟飞到树上去。除了麻雀和鸽子,还有好几种我叫不出名字的鸟儿。前两天,还飞来了一只蛮大的。在吉隆坡,应该要到动物园或飞禽公园才能看到这么多种的小鸟了,更甭说可以每天听到鸟儿在叽叽喳喳地唱歌。

也许有人会觉得我很无聊,但望着它们在树上叽叽喳喳地跳动,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人也变得开心起来哦。

这鸟儿站着的时候尾巴翘翘的,很是好看。

这种鸟也是我家的常客。

以前初次在沙巴见到这种鸟时,它是用跑的在我乘坐的车子前一闪而过。当时以为自己见到了纽西兰的Kiwi,有点不可置信。后来才知道它其实叫做‘白脸水鸡’。现在还跑到我家后面去找吃。可是很胆小,稍微有点声音,它就马上落跑了。

它没发现原来窗后有人在监视着它呢,越走越近,让我可以看清楚它的庐山真面目。它的脚,又真的几像鸡脚哦。(唔。。。窗口有点朦,应该勤力点抹窗,呵呵!)

篱笆上站着的,就是前两天开始飞到我家后面的大鸟。虽然一点点声音不会吓跑它,但一当有人出现在它的视线范围,它就会死命地连跳带飞,逃得远远地。

好不容易才从楼上的房间,隔着窗拍到它的样子。眼睛褐色,又有点带红,有点恐怖噢。幸好它看不到我。